福清帮,又称福龙帮,是活跃于海外的中国黑帮组织之一。该组织成员遍布世界多个国家,几乎可以说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福清帮的存在,比如在日本、美国、英国、加拿大等等国家。日本山口组与美国黑手党、旧中国的三合会及福清帮等均有来往,它们共同组织东亚地区的贩毒等活动。福清帮以祖籍福建福清、福建长乐一带的人为主,而日本是世界上唯一的承认黑社会具有合法性的国家,所以在日本建立的黑社会社团是具有合法的称号的:最大的是山口组,第二是住吉会,第三是稻川会。

中文名

福清帮

别名

福龙帮

组织性质

活跃于海外的中国黑帮组织之一

特点

遍布世界多个国家

成员

福清籍青少年的男子为主

福清帮

福清帮——此社团大致以福清籍青少年的男子为主要成员,大部分成员的年龄都在十几岁至三十几岁之间;在日本以留学的名义申请停留,后来以各种渠道获得签证的续签。虽然有部分人与日本女性婚配并生育子女,但绝大多数人仍保留着中国国籍;他们普遍精通日语,具备丰富的反抓捕、反侦察经验;头脑灵活、思维敏捷,能够触类旁通的熟练打开各种锁,通常以在旅游购物热点对游客进行偷窃及到游客所居住的酒店偷窃其行李及入屋偷窃为其赚钱致富的手段;因为大多数人已经长时间居住在日本并从事各种不正当的地下交易,因此比较熟悉日本的刑事法律。福清帮以祖籍福建福清、福建长乐一带的人为主,而日本是世界上唯一的承认黑社会具有合法性的国家。所以在日本建立的黑社会社团是具有合法的称号的;其中几个帮会都是世界上武装力量最完美,军事能力最大的的,第一大是山口组,第二大是住吉会,第三大是稻川会。

福清

福清,位于中国福建省的一个沿海城市。那里的人均年收入是中国人均年收入的16.2倍。同时也是中国仅次于温州的“出口”之最。

福清有170多万人,大概有90万都在世界各地。占世界华人的10.6%其中在纽约的就有30多万人。在纽约的30多万人中其中有9万多是在美最大的黑社会集团。而在这9万多的黑社会人中有8个是全球唯一被悬赏两亿美金的重犯,比现在最有名的黑社会世界恐怖组织的本·拉登还高出好几倍。

最早纽约华人社团,除了广东一带的黑帮外也就福清帮比较吃得开,后来经过几次打击后纽约州的福清帮逐渐往佛罗里达州和加拿大活动,逐渐被福建的长乐帮替代。第二要属于加拿大温哥华的福清帮与加拿大的地狱天使社团势力相当是加拿大六大帮派之一,主要以毒品走私和人蛇为主。再一个就是日本了,日本社团简直被福清帮给分了天下,去过日本的人都知道福清帮在那有多猖狂。[2]

他们以成年男子为主要成员,年龄在10几岁至30几岁之间,在日本以留学的名初次停留,后来以各种渠道获得签证的续签。绝大多数多数人保持着中国国籍,虽然有一部分人与日本女性婚配并生育子女,他们普遍精通日语、具备丰富的反抓捕、反侦察经验、头脑灵活、思维敏捷、触类旁通的能够熟练的开各种锁、比较熟悉日本的刑事法律。

2008年4月,日本福清帮长野勇猛护奥运圣火

他们不嗜血,不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决不开枪、持刀伤人。他们对日本国民采取的犯罪手段相对于日本本土黑帮要柔和的多,甚至带有一丝怀柔色彩、采取绥靖政策。他们的经济来源主要是进行入室盗窃、窃取停放在室外的轿车里的财物、盗用信用卡三大项。他们入室盗窃主要是在白天的上午8点到下午14点,这段时间孩子上学、大人上班,家中无人。每天在东京地区进行探囊取物行动的盗窃团伙至少有200个,每个团伙在8点到14点期间盗窃的家庭达到6—12户。每次外出盗窃大黑帮成员在1到3人不等,只谋财,不伤人,不害命。

他们开民宅的锁和汽车的门锁很容易,一般5分钟之内都能开锁,快的时候10秒之内就能顺利解决。在东京从事此行为的黑帮分为东北帮、福建帮、上海帮等等。其中福建帮最为骁勇善战、视死如归。据说有一次国人打架,福建帮5个人持枪对峙100余名东北帮成员,后来东北帮撤退、服软。福建帮以福清、长乐籍成员为主,做事果断、凶狠,只要发生火拼或争执,拿枪即开,从不威胁对方或者考虑后果如何,就是十足的亡命徒。

福清帮的聚会

美国纽约。福清帮的秘密据点

帮内的高层、有头有脸的帮中大佬级人物异乎寻常地从北美各地飞往纽约,并且帮内的要员几乎全部到场。

这是福清帮历史上十分罕见的紧急大聚会,甚至惊动了fbi派出了大批特工从旁监视;而由于fbi对其的贴身监视,迫使福清帮的高层出尽各种手段;方才暂时避开了官方的耳目,躲在这个神秘的据点内召开大会紧急商讨某件事。一直到两天以后,fbi的人才觅踪而来在据点周围出没。

这是很奇怪的事情,福清帮究竟为了什么而举行聚会?fbi负责这方面的警官对此可谓是百思不得其解,但fbi可以肯定的是确实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是的,确实有大事发生了。

因为福清帮策划了很久的一桩十分庞大的人蛇偷渡计划莫名其妙的中途流产了,运载人蛇的远洋货轮在公海上航行了一段时间后突然人间蒸发。

由于体型庞大的远洋货轮和船上装载的两千多人蛇“货物”,以及临时起意顺便搭载的帮内精英——远赴南台湾地区“办事”的帮内三百多名身手一流并拥有帮会“红棍”职衔的打手(其中包括二十多名身经百战负责带队的高级资深“红棍”)全部失踪;并且自失踪以来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对于福清帮来说不啻于迎头挨了一记结结实实的闷棍,半天醒不过神来。

且不说货轮及作为“货物”的人蛇失踪。使得福清帮原先预期能够顺利获取到的,对帮会来说有巨额利润的进账项目变成亏得损手烂脚的包袱(偷运人蛇出境及入境是人贩集团赚钱的摇钱树项目。人贩集团就好象吸血蚂蝗般,在没有把偷渡者的利用价值榨干之前是不会放手的;而他们赚黑钱的方式就连很多黑道帮派亦不屑与其为之,这就好像世家子弟永远鄙夷和瞧不起暴发户的心理一样。ps:其实这时候的福清帮已和其他很多黑道帮派一样,在业务方面已经向多元化方面发展;而人蛇偷运只是其作为走私生意的其中一个小部分,毕竟保护海运路线的畅通嘛!如果线路一断不要说偷运人蛇,连已经开办的偷运汽车、香烟、武器、毒品及电子设备等货物的业务都会受到影响而运不出去。);不仅帮会遭到的金钱损失十分巨大,单是这次有关人手方面的巨大损失就已经没法承受得起。

更何况途中搭载的帮中精锐——三百余名拥有社团授予其“红棍”职衔的帮内分子,那可是帮会自身的实力所系;没有了这些人的支撑,福清帮就会落得个元气大损的局面;以后难以在黑道上立足,这才是腹心之患。所以今次损失人手这一笔进项,终还是疥癣之疾也。

这就难怪这班帮内大佬寝食难安了,急不可耐地要聚会以筹谋对策了。

一天、两天、三天、四天、五天。。。。。。

守候于此负责监视的fbi警探都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又说不清楚是什么地方不对劲。

当fbi警探中的聪明人终于想到不对劲的地方是在那里时,已经来不及再做什么补救工作了。

血腥事件的发生

福清帮

一个撼动北美大陆,令美、加两国官方震惊的诡秘血腥事件终于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这件诡秘的事就是——在福清帮的秘密据点内参与会议的所有黑道大佬竟然全部离奇地神秘死去。而当fbi负责在当地进行监视的探员带领全副武装荷枪实弹装备的警员冲入那幢中式设计风格的园林别墅时,这些fbi探员看到的景象却是——在别墅园林内的与会者完全保持着死去之前的姿势;套用fbi方面当时带领全副武装的特警在第一时间冲进这幢中式园林别墅的某位警探的话来说就好像进到了一个蜡像博物馆,在里面摆放的展品是一组组的蜡像群体;他们均保持着生前的动作和姿势,但现场却没有留下一个活人,给人的感觉简直就是说不出的诡异阴森。

所有与会的黑道大佬无一幸免于难,景象异常阴森恐怖。

所有死者的死亡时间是两天前,也就是fbi探员觅踪而来之后才死亡的;换句话说就是这件凶杀案是在fbi严密的监视网中发生的。

如此怪异而闻所未闻的大型凶杀案,让美国警方和相关联邦调查机构感到既震惊和愤怒的同时,又心下窃喜。

震惊和愤怒是因为凶杀案竟然是在警方的严密监视下发生,这是对警方的极度轻蔑;

窃喜的是因为福清帮这个组织严密的犯罪集团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可能从此一厥不振。

虽然没有了福清帮,但天下也未必太平;尤其是人蛇贩卖这样一本万利的暴利行当,福清帮不做也自然会有别的人来做,但是警方不费吹灰之力就白白捡了个大便宜。

于是在有心人的运作下,将贪天之功据为己有;这就变成了美国警方策划已久的打击人蛇贩卖犯罪行为计划的重要成果。

事情的后来

有关此事的详细档案列为联邦绝密,将永不解密,同时作为神秘事件移交给国家秘密机构继续跟进调查。

在美国的福清帮就这样被人莫名其妙地给某种东西轻轻抹掉了,也许只有很少人还会记得它的名字。虽然美国福清帮就这样被轻轻抹掉,但不等于会就此一厥不振;因为只要有中国人的地方就会有帮会,有帮会的地方就会有福清帮。

上面说的只是美国的部分,福清帮最大的势力还是日本!福清帮分布在日本东京、大坂等地;美国纽约、佛罗里达州等;还有加拿大温哥华、澳大利亚、香港、台湾等地。

福清帮

普通低级成员经常从事入室盗窃、窃取停放在室外的轿车里的财物、盗用信用卡等犯罪活动。而根据那几位黑帮成员的描述,他们入室盗窃的时间主要是在白天的上午8点到下午14点;在这段时间内孩子上学、大人上班,所以家中通常无人。每天在东京地区进行探囊取物行动的以中国人为主要成员的盗窃团伙至少有两百个,每个团伙在早上八点到下午十四点期间盗窃的家庭数量就达到六——十二户。而每次外出进行盗窃的黑帮成员人数在一到三人不等。

他们开民宅的锁和汽车的门锁很容易,一般五分钟之内都能开锁,快的时候十秒之内就能顺利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