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皮衣”是赫哲民族服饰中最具特色、最为显象性的服饰,也是识别这一民族唯一的标志,它起着族徽的作用。其精湛的鞣制技艺堪称一绝,虽制作繁琐,但有很强的艺术性和实用性,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

赫哲族服饰。历史上赫哲族有“鱼皮部”称呼,其服饰均各种鱼皮缝制而成。缝制衣袍多用鳇鱼、大马哈鱼、鲤鱼、鲇鱼、草根、赶条、白鱼、鲢鱼等鱼皮。缝制裤子多用怀头、哲罗和狗鱼。缝制靰鞡和鞋多用怀头、哲罗、细鳞、狗鱼和鳇鱼等。

中文名

鱼皮衣

类别

民族服饰

制作民族

赫哲族

加工手法

晾晒、鞣制、缝制等

制作工具

木槌床、木棰、木刀等

保护等级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

赫哲族世代居住在中国东北乌苏里江、黑龙江、松花江沿岸地带,是我国55个少数民族中唯一以捕鱼、狩猎为主要谋生手段的民族,也是唯一能用“鱼皮”缝制衣服的民族,史称“鱼皮部”。赫哲族有语言、无文字,因居住区域、语言和服饰用料的不同,有“奇楞”、“赫哲”等自称。主要分布在黑龙江省同江市八岔乡、街津口乡,饶河县的四排乡,其余散居在佳木斯、富锦、依兰、抚远等市县,现有四千余人,是我国人口较少的少数民族之一

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各民族在历史发展过程中,服装面料的择用均与各民族所处的生态环境、生活方式以及经济从业有着密切的关联。如游牧民族主要采用牛、羊等皮毛缝制衣装;农耕民族多以棉、麻、丝为主要原料缝制衣装;善于狩猎的民族则采用兽皮缝制衣装。

赫哲族居住的地域江河交错,地势平坦,森林茂密,气候四季分明,自然资源极为丰富,是特种鱼及名贵皮毛的主要产区。人们把它形容成“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可见其自然资源之丰富。《皇清职贡图》中载,“奇楞人”男女服皆鹿皮、鱼皮为之,“赫哲人”衣服多用鱼皮而缘以色布。这充分证明赫哲族早期的服饰原料是兽皮和鱼皮。

早期的赫哲族常年居住在东北边疆的偏僻地带,交通闭塞,经济落后。采集渔猎是他们的主要谋生手段,使得长期处于自给自足的状况,为生计换食盐、物品必须到较远的地方,最近的交换市场是到“三姓城”(现为依兰县)。当时的交通工具极其简陋,冬季靠狗拉雪橇,夏季靠木船,每交换一次往返需要四、五十天时间。北方的气候条件不宜种植棉、麻、桑等植物,而且布匹输入赫哲族居域的时间也较晚。据史料记载,大约在三百年前才依稀见到布匹与皮毛相结合的服装。棉布、麻布、绸缎极为少见。棉、麻、绸缎输入的渠道有两个:一是民族上层人物向中原朝廷纳贡而得到的回赏;二是民间用兽皮、肉干、鱼干等实物到市场交换而得。但也很有限,机织布匹尤为珍贵,为此制作内衣多用棉、麻等织物,外衣则用兽皮、鱼皮缝制。

到清朝末年,边境贸易才出现,互市交往也逐渐频繁,但赫哲族地区机织布料依然是珍贵之物,因此兽皮、鱼皮加工成的服装占有主导地位。民国时期是大量输入机织布匹的阶段,毛呢、绸缎、棉布、麻布、丝绸等面料都可见到。机织面料裁剪方便,色泽也丰富多彩,深得赫哲人的喜爱,渐而着“鱼皮衣”、“兽皮衣”的人也少了些,但传统的民间鞣制鱼皮、兽皮工艺顽强地维系着赫哲人家,直到解放后,赫哲人家都会有一套鱼皮、兽皮制作的服装,年老者外出狩猎、打鱼都喜欢着鱼皮衣、兽皮衣。

赫哲族传统服饰的原料多采用抗寒耐磨的狍、鹿、貉、貂等兽皮或鱼皮。由于居住区域不同和民族自称不同,制作衣服的兽皮和鱼皮也各有不同,松花江流域的主要以狍皮、鹿皮为衣料,鱼皮次之;而居于松花江下游、乌苏里江沿岸的多以鱼皮为衣料,鹿皮、狍皮兼之。为了适应当地四季分明自然环境,冬季和夏季的服饰款式略有差异,但都极具民族特色。

赫哲族男子传统服饰款式,冬季多为狍皮、鹿皮缝制的长袍,宽袍大袖,袍长及膝,毛朝里、皮朝外,外系绣花腰带;下着皮裤或棉裤,脚穿狍皮、鹿皮或鱼皮靰鞡,头戴貉(俗称“孬头”)皮帽、狍头帽、狗皮帽等,戴狍皮手套。长袍的衣袖、衣襟、领口均用黑色云纹镶滚。穿时将衣袖、领口的皮毛翻于外面,即保暖又有装饰的效果,充分显示出狩猎民族英勇剽悍的性格。夏季多穿光板皮或鱼皮缝制的衣服,其服饰款式多为对襟式短衣,立领、长袖,并在领口、衣襟、袖口处,镶绣黑色云纹、回形纹,对襟处缀饰两排鲶鱼骨磨制的扣子。头戴桦树皮制作的遮阳帽,其造型似斗笠,尖顶大檐,既遮挡阳光又能挡风雨,帽檐上还缀饰鱼纹或花草纹。

赫哲族女子传统服饰款式,冬季多着鹿皮或狍皮缝制的长袍,也有用皮布混制的长袍。受满族的影响,服饰款式形同满族的旗袍,无领斜襟,衣摆长过膝,腰身稍窄,下身肥大成扇形,袖肥而短。领口、袖口、衣襟、下摆镶滚黑色云纹或鱼鳞纹宽边,并在衣摆下坠饰铜铃或海贝。夏季女子传统服饰质料多为鱼皮或布缝制,款式多为短衣长裤、收腰长袍或短衣长裙等,并在领口、袖口、衣襟处镶绣黑色云纹宽边,头上多戴三角绣花头巾或桦树皮帽。

赫哲族具有很高的鞣制鱼皮技艺,《皇清职贡图》一书,记载了赫哲族人是善于鞣制鱼皮的民族,喜着“鱼皮衣”,故称“鱼皮部”。赫哲族四季捕捞的鱼,均可鞣制鱼皮布。“鱼皮衣”多用怀头、哲罗、细鳞、大玛哈、狗等细小鳞纹的鱼皮。鱼皮裤、套裤则用鳇、鲟、鲤等鱼皮。“鱼皮靰鞡”一般用鲶、细鳞、狗等鱼皮缝制。鞣制鱼皮的工具一般由男子凿制而成,取材多用木质坚硬的桦树、柞树,其造型独特,有木槌床、木棰、木刀、木齿锯、铁铲,木铡刀等。

木槌床:造型别致,状如元宝。用一根直径约50㎝的实心木凿制,底部削平,两头上翘,上部凿成凸凹状,长约62㎝,宽约35㎝,主要用于放置鱼皮,棰打鞣制鱼皮之用。

木棰:造型如铁头锤。用约35㎝的整段粗柞木砍制,柄与棰连接,柄长19㎝,棰厚6㎝,棰长16㎝,主要用于棰打鱼皮之用。

木刀:造型似一弯月。用柞木削制,一面薄一面厚,长约65㎝,主要用于剥制鲜鱼皮,因铁质刀易碰坏鱼皮,影响鱼皮质量。

木齿锯:造型如同铁锯。一面薄一面厚,薄面凿成锯齿状,长约56㎝,宽约5㎝,主要用于刮鱼鳞。

铁铲:造型如斧型。铁头、木柄,铁铲成倒三角形,柄长约48㎝,铲长约20㎝,宽约13㎝,用于铲除干鱼皮上的油脂、鱼肉等。

木铡刀:造型如同现代铡草用的铁铡刀,是赫哲族经改良后的鞣制鱼皮工具,只是铡槽、铡刀全用木质凿制,铡槽长51㎝,铡刀长57㎝,主要用于鞣制鱼皮,用此工具,鞣制鱼皮效果较高,即省时又省力。

剥鱼皮

先将要剥皮的鱼稍微控干,擦掉粘液,去掉头尾,再用钢刀把鱼的脊背两面从头到尾划开,然后用木刀将鱼皮鱼肉慢慢剥离(金属刀易碰坏鱼皮,影响鱼皮质量),当两面的鱼皮剥至腹部时,再用手使劲将鱼皮撕下来,保持鱼皮的完整性。

阴干

把剥下来的鱼皮放在木板上撑开、阴干,阴干后的鱼皮要一张一张卷起备用。暂时不鞣制的,防虫、防腐、防潮湿处理后储存起来,到闲暇时再鞣制。

去肉脂除鳞

将阴干的鱼皮抚平,先用铁铲轻轻铲去鱼皮上的鱼肉、油脂,再用木齿锯刮去鱼皮上的鱼鳞。

鞣制

鞣制鱼皮时,人坐在矮木凳上,两脚踏在木槌床上翘的两头。一手拿鱼皮,一手拿木棰,把鱼皮放在木槌床的凹处,反复棰打、翻动、揉搓,揉搓到鱼皮柔软,泛白为止。此法揉制鱼皮较费力,而且效率不高,一天下来只能揉制几张鱼皮。用木铡刀来揉制鱼皮,效率就很高。用木铡刀揉制的方法是一人执刀,上下铡动,另一人放置鱼皮,并且反复翻动、抽拉、揉搓,这种揉制方法操作简单,但效率很高,每天可揉制20张左右。

制鱼皮线

制作鱼皮线的鱼必须用“胖头鱼”的鱼皮,因为此鱼的鱼皮有韧性强、弹性好、鱼皮薄等特点。做法是:先将鱼皮剥下,刮净鱼鳞,肉脂,再将鱼皮撑开切成整齐的条形,半湿半干时往鱼皮上涂抹新鲜鱼肝,反复涂抹几次,鱼肝油性较大可使鱼皮充分得到滋润,使其柔软性更强。并用小木版把鱼皮的一头紧紧压住,然后用锋利的快刀切成细条,边切边抻拉,“鱼皮线”的一头要抻细一些,便于穿针引线。

磨制鱼骨针

鱼骨针用来拼缝鱼皮布之用,多采用鳌花鱼的肋骨刺。这种鱼长的较慢,而且长不大,此鱼鱼刺坚硬且韧性强,一般生取下来,磨成针状,在粗的一头钻个孔,就形成了缝衣针,既简单又方便,解放前赫哲人家普遍使用。

拼缝

将揉制好的鱼皮摆开,要一张张一块块地按颜色深浅、鳞纹大小筛选出来,再将其拼缝成大块鱼皮布。拼缝鱼皮布,要用鱼皮线、鱼骨针,拼缝时,要把鱼皮的颜色、鱼鳞的纹路,艺术性的拼缝、相接。用鱼皮线拼缝鱼皮布,很难看出“鱼皮布”的缝隙,形如块大的机织布。

“鱼皮衣”是赫哲族独有的服饰,也是大自然恩赐的结果,又是识别这一民族的显象性标志之一。“鱼皮衣”的出现充分证明了赫哲人具有利用自然、改造自然、适应自然的顽强意志,“鱼皮衣”的造型艺术,别致精巧,古朴典雅,充分体现了赫哲人的聪明才智。

赫哲族中老年男子的“鱼皮衣”款式,多为立领、斜襟、长袖,扣饰多为鲶鱼骨磨制领口、衣襟、袖口均用黑色云纹宽边镶滚。“鱼皮裤”造型多为挽裆式长裤,肥而长,裤脚边镶绣云纹花边,头戴貉皮帽,脚穿鱼皮靰鞡。

鱼皮套裤是赫哲男女皆喜欢的一种传统服饰。造型也十分独具特色:只有两个裤筒,而无裤裆和裤腰。男人冬天打猎、夏天下江捕鱼均喜爱套在长裤外面,且用带子系在臀部上,即抗旱耐磨又可防水护膝,妇女上山拾柴,采集野菜套在外裤上,既防虫、保暖又防潮。“鱼皮套裤”男女是有区别的:男子多为斜口,女子多为直口。“鱼皮套裤”两头均镶绣云纹花边,非常美观实用,是捕鱼、狩猎或从事其它户外劳动的好衣着。

“鱼皮靰鞡”造型独特,别具民族特色。多用狗鱼、鲶鱼、细鳞鱼皮(这些鱼皮皮质较厚)制作,形状如同短筒靴子。鱼皮靰鞡用鱼皮做靴帮底,面上打褶,靰鞡口绣花,靰鞡靿用布代替,并缀饰鱼皮线,便于系牢于腿部。冬天穿着,垫上棰软、搓绒的乌拉草,在冰上行走具有保暖、不打滑、不挂霜等特点,深受赫哲人的喜爱。

赫哲族服饰图案艺术美观大方,雅致精细,生动逼真,极具民族特色。花纹图案大都以古朴、素雅、大方为特征,极少有大红大绿,色彩多以黑、灰、淡蓝、黄、白为主,接近北方的自然景致色彩。图案造型有云纹、回形纹,浪花纹、鹿纹、几何纹、蝴蝶纹、花草纹、鱼鳞纹、鱼纹等,赫哲族的图案艺术受自然景物的影响尤为明显,反映出对大自然的崇尚心理和审美情趣。

回形纹、云纹是赫哲族应用最广泛的一种纹样造型,不仅在服装上采用颇多,被褥、坐垫、幔帐等生活用品上也常见。云纹在赫哲人心中有荣华富贵和吉祥福禄等寓意,其次是浪花纹、鱼形纹。赫哲族早年的衣、食、住、行均离不开江河,为此对江河也独有情衷,对浪花纹、鱼形纹的崇尚也由来已久,用图案来表示其民族世代繁衍生息于江河岸边,是大江大河里丰富的鱼资源养育了他们。浪花纹、鱼形纹多用于服饰、鞋帽、手套等物品上。鹿纹、蝴蝶纹、花草纹则多用于生活器皿上,如桦树皮箱、桦树皮船、桦树皮首饰盒、桦树皮针线笸箩等,浅色的桦树皮表面粘贴深色的桦树皮图案,使得器皿有凹凸感,增添了桦树皮器皿生动活泼的质朴美。几何纹、鱼鳞纹图案造型则多用于坐垫、窗帘、门帘等,或镶、或绣、或拼,使物品显得典雅清新,极具民族特色。

随着时代的发展,赫哲族服饰的质料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毛呢、绸缎、丝绒、棉布等现代机织面料,均受到赫哲人的青睐,用这些色彩丰富的面料缝制服装即省时又省力,也更加美观大方。也把赫哲人从繁重的揉制鱼皮、兽皮劳动中解脱出来。由于生态环境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江河污染,从江里捕捞到五公斤以上的大鱼已属罕见,“鱼皮衣”这一形象性民族服饰,只有在博物馆的陈列展览中才可寻到。这些变革和发展标志着人类社会的进步,勤劳勇敢的赫哲族人民在民族服饰文化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所创造的文明和贡献是不可磨灭的,其精美的鱼皮服饰款式,精湛的鞣制技艺,是我国民族服饰文化中的一朵奇葩。

《赫哲族简史》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4年8月版[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