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箓(1877年—1939年2月18日),字任先,号止室,民国时期外交家。福建福州人。1894年进入铁路总局附设矿化学堂,后入武昌自强学堂,1901年毕业后留校任法文教师,后转赴法国,进入巴黎大学学习法律,1907年毕业,是中国第一位在法国获得法律学士学位的留学生。1938年3月,投靠日本,沦为汉奸,出任伪维新政府外交部长。1939年2月18日被军统特工刺杀身亡。

本名

陈箓

任先

止室

出生地

福建闽侯

出生日期

1877年月日

逝世日期

主要作品

《蒙事随笔》、《蒙古逸史》

毕业院校

武昌自强学堂

陈箓,字任先,号止室,1877年生于福建闽侯。早年进入福州马尾船政学堂学习法语。1901年,武昌自强学堂毕业后,留校教授法文。那时的陈箓,受甲午战败刺激,抱着“富国强兵”的目的,于1903年争取到了“留学生领班” 的职位,护送八名被清政府选派的学生赴德。后转赴法国,进入巴黎大学学习法律,1907年毕业,是中国第一位在法国获得法律学士学位的留学生。回国后,陈箓参加清政府廷试,被授予法科进士,随后历任法部制勘司主事、翰林院法律馆编修、外务部考工司郎等职。中华民国成立后,北京政府第一任外交总长陆征祥大力起用留学生,对学法语出身、熟悉国际法的陈箓尤为看重,委任他为外交部政务司司长。1913年12月,陈箓出任中国驻墨西哥全权公使,开始成为独当一面的外交官。

陈箓在中国外交舞台上崭露头角,是与外蒙古问题联系在一起的。民初,沙俄为谋求自身利益,策动外蒙古王公闹“独立”,制造外蒙古事件。1913年12月,迫于俄国政府的压力,袁世凯政府与俄国签署了解决外蒙古问题的《中俄声明文件》及其附件。其中规定,关于中国及俄国在外蒙的利益,均应由中、俄、蒙三方酌定地点,委派代表进行接洽商定。由于陈箓曾追随陆征祥和继任外交总长孙宝琦参与过中俄外蒙古问题谈判,了解和熟悉内情,于是被委任为中方“会议外蒙古事件全权专使”。

1914年9月,中、俄、蒙三方在恰克图开议谈判。至1915年6月,费时达九个月,正式开会48次,会晤谈判也不下40余次,才最终签订了《中俄蒙协约》22条。当时,北京政府在日本“二十一条”要求的压力下,无力用军事手段作为谈判的后援,陈箓纯粹依恃口舌在谈判桌上相争,成效自然不难想见。恰克图《协约》的签订,使中国保持了名义上的宗主权,却失去了在外蒙的实际统治权。不过,陈箓也为中央政府争得了册封哲布尊丹巴名号、在库伦派驻大员监视外蒙古自治官府及其属吏行为等权利,并促使哲布尊丹巴宣布撤消独立。

恰克图会议为陈箓赢得了声誉。随后,陈箓出任都护使驻扎库伦办事大员,成为当时中国处理蒙古事务的首席长官。在任内,他完成了中华民国总统册封哲布尊丹巴的程序,促使哲布尊丹巴派人晋见民国总统,同意中央政府在唐努乌梁海地区设立佐理专员,维护了中国在外蒙古的正当权益,逐步把外蒙古从“独立” 的状态下,拉回到了承认中国宗主权的“自治”现实中。对于此段史事,陈箓有《蒙事随笔》、《蒙古逸史》等著作存世。

处理外蒙古事务,为陈箓积累了较为丰富的外交经验。1917年5月,陈箓结束了一年零七个月的“戍边”任务,回到北京。同年底,出任外交部次长。不久,陆征祥代表中国出席巴黎和会,陈箓遂以外交部次长代行外交总长职位。这是陈箓外交生涯的顶峰。

巴黎和会是一战后中国以战胜国资格参与的最重要的国际会议。作为代理外交总长,陈箓担负着将巴黎中国和会代表团信息及时上告决策中枢,并将政府政策下达代表团的重任,参与了中央政府外交事务的决策活动。由于巴黎和会的主导权掌握在美、英、法、日、意五大国手里,中国权益成为强权交换的筹码,致使中国政府和代表团难以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处境艰难。在北京发生的日本驻华公使小幡酉吉“质问”陈箓的外交风波就是明证。

1919年1月27日,中国代表顾维钧在巴黎和会上向五强陈述中国关于山东问题的主张,并表示随时可提请中国政府将关于山东问题的秘密文件发表。2月2日,小幡迫不及待于中国春节大年初二紧急约见陈箓,质问此事。小幡声称:“ 日本政府并非不愿发表前项文书,无论何时,但得两国政府同意,均可发表。今顾氏并未得日本方面之同意,竟向新闻记者言明可以发表,日本政府殊不愉快,且与外交惯例不符。”陈箓答称:“该代表等所来电报,并未提及……发表何项文件之事,本国政府亦未训令两代表等言及此事,且陆总长最看重我两国之邦交,深信不至如此操切。”日方咄咄逼人,陈箓只得推诿,筹谋良策。情急之下,陈箓将小幡秘密约见内容透漏报端,一时掀起中国社会声讨小幡行为的“外交风波”。

巴黎和会最终决定将战败国德国在中国山东的权益转交日本,彻底暴露了列强的嘴脸,也将中国北京政府置于火山口上。外交部更是首当其冲,陈箓深受冲击,不敢到部办公。当中国代表团“拒签”对德和约后,陈箓认为“不签字害多利少” ,要求辞职并拒不到部办公。而“山东问题”、“福州事件”等中日冲突相逼而来,外交总长陆征祥迟迟不归,陈箓备受煎熬。直到1920年2月中旬,随同回国要求辞职的陆征祥,陈箓再次递交了辞呈,并在辞呈中表明了他当日的困窘:“一年以来,临深履薄,陨越时虞,困苦艰难,担荷之肩交瘁,风云变幻,维护之力已穷……”

1920年9月,北京政府任命陈箓为驻法国全权公使。他在这个位置上做了近八年,是晚清和民国期间任职时间最长、并享有“法国通”美誉的驻法使节。但是,由于秉承北京政府意旨办事,陈箓成为中国留法学生和团体矛盾攻击的对象。

1921年2月,陈箓刚到任,就遇到了棘手的中国留法学生请愿事件。一战结束后,在华法教育会的鼓动下,“赴法勤工俭学”运动在中国各地蓬勃兴起。陆续来法的学生仅华法教育会送出的,就达1600多人。但是,抱着奢望来到法国的大批青年学生,不久便陷入入学不得、工作难找乃至生活困难的境地。而华法教育会则于1921年1月发出通告,声明与来法学生脱离经济关系。于是,学生转向中国驻法使馆申诉,几经交涉,使馆得到北京政府复电称:现时国库奇绌,在法学生之无钱无工者,惟有将其分别遣送回国,并责成使馆办理。陈箓只得请来法国警察维持秩序,又允诺公使馆发给学生6月生活维持费,并答应继续替无工可做者找工作,才暂时化解了危机和矛盾。6月,陈箓参与了北京政府专使朱启钤、随员吴鼎昌组成的代表团,秘密与法国政府谈判借款三亿法郎事宜,中国担保条件是出卖国家印花税、验契税及滇渝铁路、两粤铁路之建筑权。此事在周恩来、蔡和森等中国留法学生的竭力反对下,被迫中止。9月,陈箓又与进军法国“中法里昂大学”,要求“求学权”的留法学生发生冲突,支持和默许法国政府强行遣送学生回国。一时间,陈箓成为留学生“公敌”。

1922年3月20日,四川留法学生李合林用手枪枪击陈箓座车,但没有击中。1928年7月,成立不久的南京国民政府解除了陈箓驻法公使职位。失意的陈箓,黯然伤神,离开了外交舞台。

1928年底,陈箓卸任驻法公使,回到上海。南京国民政府为了安抚陈箓,曾于1934年委任其担任国民政府外交部顾问和外交部谈判委员会副主席等虚职。1937年抗战爆发后,陈箓留在了上海。不得志又不甘寂寞的陈箓成为日伪拉拢的对象,并很快自甘堕落,同意出任1938年3月28日在南京成立的“中华民国维新政府”外交部长一职,同时,他的儿子陈友涛也担任了伪外交部的总务司司长。由于陈箓曾经的显赫经历,他的投敌被认为是日伪方面的重大胜利,也促使军统方面下决心除掉他。

陈箓的家,住在上海法租界愚园668弄25号,一边是静安寺路的巡捕房,一边是意大利营房,一边是日本人的一个特务机关。这种地带,平时带上枪枝要想走进去,都很困难,莫说下手行动。陈箓的门口有一个岗亭,站着一个保镖,弄堂两头各有一个保镖,门外一共有三个保镖,相当严密。想下手,接近他的住宅,都不很容易.何况登堂入室。

经过调查,刘戈青发现一条线索,陈箓的儿媳妇是张学良的妹妹,因此,过去跟过张学良的几个东北军卫士就做了陈箓的保镖。

而当时陈箓也在犹豫不决,怯于登台亮相。此所以东洋人拼命给他壮胆,拨给他二十名高级保镖。其中包括东洋剑道高手,还有几名张少帅张学良身边弹无虚发的神枪铁卫,其中居然会有一位当过国父孙中山先生卫士的东北豪杰刘海山。刘戈青与刘海山是朋友,刘戈青鼓其如簧之舌,晓以大义,说服了刘海山。

刘戈青说道:海山先生,汉奸们这样胡闹,太不成话了。我们就任由他们去胡闹,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吗?刘海山当然知道他的用意,于是很痛快地说:老弟,只要你有种,敢干哪一个大汉奸,我刘海山总陪你老弟显显身手。刘戈青问:你能找到一张陈箓的住宅图吗?刘海山说:容易的很,我可以找张国卿想办法,他是陈箓的保镖,举手之劳,就可以画出来。刘海山当即去找张国卿,说道:老弟,你能画一张陈箓的住宅图吗?张国卿也很明白,当即说道:大哥,你要这张图干么?咱们东北同乡有好几个人是靠陈箓生活呀,你知道吗?刘戈青晓以大义:老弟,放心吧。国家不会亏负咱们弟兄的。咱们为了生活,来保护汉奸,你觉得光荣吗?张也跟过张学良,于是说:大哥,一切听你的,只要你吩咐一句话,要兄弟干什么,俺就去干什么。

地图有了,刘戈青又去召集同事,准备动手,他找了朱山猿、平福昌、尤品三、谭宝义、徐国琦等人。这几个人都是临训班学员,因形势吃紧,不等毕业即提前分发上海区工作。

行动的时间,定在1939年2月18日,这天是除夕,刘戈青决定让陈箓过得了三十,过不了初一。

当天一早,他去找刘海山了解陈箓的行踪,刘海山说:张国卿告诉我,明天过年,陈箓今天下午三时由南京回家,过年祭祖,七点钟吃年夜饭。大家忙着过年,谁还注意咱们要干什么呢?

说着,刘海山一拍胸脯:老弟!你放心,我陪你一道去。

定了晚上行动的时间,刘戈青即去找林之江领取武器。不知何故,林之江居然失踪了,刘戈青气得咬碎钢牙,恨不能宰了林之江。

这时,林之江的太太见刘戈青发狠,怕他一时暴怒干出点什么,赶紧告诉刘,说“林床下还有十四发子弹”,总算把这位给打发走了。

刘戈青拿上子弹,又去找临训班学员朱山猿,把原来埋藏在地下的三支枪取了出来,由于保护不善,已经生锈,能不能用很难说。于是,刘戈青准备了斧子和锯子,准备届时把陈箓的脑袋割下来。

刘戈青选定吃晚饭前,沿途巡捕和保镖快要换班的时候去,因为这个时候,当班的保镖已经站了很久,精神已经疲惫,注意力也松懈了,是最好的时机。这一天下午下着毛毛雨。天气特别冷。他们先在靠近愚园路的沧州饭店集合,刘戈青领头,刘海山紧跟在后面,快接近愚园新村,他们看到三个保镖集拢在岗亭里面避雨、抽香烟,正在聊天。

刘海山够得上是个老行家,看见情况这样有利,从刘戈青手中夺过那枝生锈的手枪,动作利落迅速,一个箭步,跳到岗亭前面,枪枝指着三个保镖不准动。刘戈青赶紧上去,从保镖的身上取下三枝手枪,这时候,他们才算有了真正可以使用的家伙。刘海山监视着那三个保镖,并且在门外掩护他们。

刘戈青等从后门进入陈宅,路过厨房时,发现内室的保镖正与娘姨们调笑,当即将其制服,派人看守。

刘戈青、徐国琦冲进客厅,一眼看见陈箓,正准备祭祖,徐不够冷静,抬手就是一枪,这下,刘戈青的“割头”计划就来不及实施了。陈箓听见枪声,拿起一只椅垫遮住脸面和胸部。时机演变得非常迫促,刘戈青不敢怠慢,赶紧冲进客厅,给了陈箓两枪,眼看他倒下去椅垫掉在一旁,死了。

刘戈青取出预先准备好的标语:抗战必胜,建国必成、共除奸伪,永保华夏等,放在陈箓的尸首上。

这时,陈箓的儿子陈友涛听到动静,下楼看个究竟,同时朝客厅里开枪。刘还击三枪,同时下令撤退。

楼上的保镖们想封锁弄堂,由楼上向弄堂里射击。可是这些家伙非常怕死,不知道来了多少人,个个像只活乌龟,头缩回去,不敢伸出窗外。枪都打到对面,自然形成窗户下面一条死角,刘戈青几个人紧贴着陈箓住宅的墙边往外走,安全退出弄堂。四邻听到枪声,还以为陈宅除夕放爆竹呢。

刘戈青回到家里,换了一身笔挺的西服,随即找了个舞厅去跳舞。找了一张人不注意的椅子坐下来。他叫舞厅的茶房说,从五点钟开始,连一位小姐都找不到。他同舞厅的人很熟,除夕跳舞的人特别多,都以为他是五点钟来的,没一个人怀疑。他这样做,为的是把他的时间证人做好。然后在舞厅跳了一整夜舞。

等刘戈青出门时,已是大年初一,满大街的报童都在叫卖号外:“二十员保镖随身护卫,巨奸陈箓终登鬼箓”、“双枪将貌似韦陀,溅血花老贼送命”、“中咽喉一枪毕老命,美少年堪称神枪手”等等。

在二十个保镖保护之下,大年除夕,大汉奸居然被抗日英雄杀死,上海的大小汉奸没有一个不吓得惊心动魄,魂不附体,真正收到杀一儆百的除奸效果。反过来看,爱国民众,人人称快,增加了他们抗战必胜的信心。大美晚报上把刺客形容成神枪手,因为有一粒子弹正好击中陈箓的咽喉。

得到刺杀陈箓成功的消息,戴笠非常高兴,当即令刘戈青等所有参与行动的人员,包括刘海山、张国卿在内,一起到香港接受嘉奖。[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