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巴拉碗又名托巴,是由人的头盖骨、水晶、黄金、做成的一种骷髅碗,又称内供颅器、人头器,是“修无上瑜伽密部”举行灌顶仪式的法器,为藏传佛教常用法器之一。嘎巴拉碗不仅作为密宗法器使用,还是一种重要的供养器,作为一种贵重的舍利进行供奉,只供于护法神殿和密宗师、行者的修炼禅房,或密宗室内,在寺院的大殿中是根本看不到的。

嘎巴拉碗(托巴),为众多金刚乘修行人的修行供器,本尊空行护法的左手中通常都持有此碗。底板刻满、汉、蒙、藏四种文字,内容为:“古噶巴喇供椀赞 我闻在昔佛月光明以头施檀普度众生左旃檀涂右利刀割扵此二人不分别五印三藏古德多有用是义例自施其首十方十色一以化之同凡悲仰共圣慈悲是真供养无供养者作赞饶舌波罗般若乾隆岁次壬子嘉平月御赞。

中文名

嘎巴拉碗

外文名

gabbra(梵语:护乐)

类别

人骨法器

材料

人的头盖骨、水晶、黄金

地区

藏传佛教密宗活动区域

宙眼嘎巴拉碗

藏传佛教密宗盛行用人的骨骼制成各种法器,不过制作嘎巴拉碗的头盖骨,必须来自修行有成的喇嘛,依其生前遗愿制成。[1]

灌顶的意义是使修行者聪明和冲却一切污秽。也有人说是使人断我执。

密宗修祛者举行灌顶仪式时,在灌顶壶内盛圣水,头器内盛酒,师傅将圣水洒在修行者头上,并让其喝酒,然后授予密法。

嘎巴拉碗(托巴),为众多金刚乘修行人的修行供器,本尊空行护法的左手中通常都持有此碗。碗内用于盛装甘露,通常修行人用酒来表示,唐卡中的表达方式常为红色的鲜血。

一般修行人作为供器用托巴,内装白酒或红酒等,用于供奉本尊空行或护法,也用于修法中自供等用,具体使用方法详见法本,是密乘修行人的必备品。

托巴/颅器/嘎巴拉为西藏密宗修法时,常见的法器之一,以前通常是以人类颅骨所制作的容器,以人骨制,乃是取其无常之意,边再镶银或镶金。其上有盖,其下有座,座三角形,满缀代表火焰的花纹。颅器有表供养之甘露,或代表一切福德智慧资粮。

嘎巴拉供碗是藏传密教按照严格的尺寸和仪轨,用金银或铜铁,玉,玛瑙,猴天灵骨等制作的碗型供器,主要用于佛坛上盛放各种供养品,如甘露,甘露丸,七宝,藏香,青稞酒,酥油,等等,其用途与灌顶甘露嘎巴拉碗有区别,而殊胜之意义无二。

嘎巴拉碗不仅作为密宗法器使用,还是一种重要的供养器,作为一种贵重的舍利进行供奉,只供于护法神殿和密宗师、行者的修炼禅房,或密宗室内,在寺院的大殿中是根本看不到的。佛教徒对其是相当敬重的,认为这是“无量六波罗蜜功德所熏”,是高僧戒、定、慧修持的结果,非一般人头骨可比,而且因为修持,大多的嘎巴拉碗都“隐隐有文”。

现在的嘎巴拉碗也有用其他材料制成的,被赋予了保平安,祈吉祥的含义。

承德外八庙嘎巴拉碗

承德外八庙嘎巴拉碗

承德外八庙的嘎巴拉碗属于装饰全颅骨碗,座长19.6厘米,宽19.6厘米,通高24.2厘米。

这种碗用金、银、铜等金属包裹,并有精美图案,是非常具有观赏价值且现存不多的颅骨碗之一。此件嘎巴拉碗为银鎏金錾花,由碗盖、碗体及碗托三部分组成。盖钮为镶嵌宝珠的火焰形,碗盖上錾有四个缠枝莲,包围在盖钮周围。盖上还錾有吉祥八宝纹:轮、螺、伞、盖、花、罐、鱼、长,寓吉祥如意之意。碗托上部为圆形台座,束腰处鎏金并嵌一圈绿松石,三面分别饰人头,四周及碗托底座表面饰缠枝莲纹,莲花鎏金。底板刻满、汉、蒙、藏四种文字,内容为:“古噶巴喇供椀赞我闻在昔佛月光明以头施檀普度众生左旃檀涂右利刀割扵此二人不分别五印三藏古德多有用是义例自施其首十方十色一以化之同凡悲仰共圣慈悲是真供养无供养者作赞饶舌波罗般若乾隆岁次壬子嘉平月御赞。”整个嘎巴拉碗选材精细,制作精美,工艺考究,珍重之意十分明显。

破瓦孔 宙眼

部分密宗用嘎巴拉碗的独有特征:嘎巴拉碗顶部偏后有人为的孔洞名为破瓦孔,形成原因详见破瓦法;

有极少的嘎巴拉碗自然形成的孔洞称为“宙眼”,在一些喇嘛高僧心目中是修法者灵魂已通天的象征,非常罕见殊胜。

宋理宗的嘎巴啦碗

宋亡后,元朝藏传佛教僧人杨琏真伽盗掘南宋六陵,见宋理宗尸身完好,将尸体倒挂在树上三天流出水银,又将理宗头盖骨制成藏传佛教的法器——“骷髅碗”奉给帝师八思巴。[2]理宗的头颅直到朱元璋攻占大都后,才在元大都的皇宫中被找到,朱元璋命人将理宗颅骨重新安葬于宋陵遗址,并对被毁坏的陵墓进行了修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