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伦堡审判是1945年11月20日到1946年10月1日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在德国纽伦堡举行的国际战争犯罪审判。纽伦堡审判是二次大战后盟军对纳粹德国中参与战争与犹太人大屠杀的官员之审判目的。

中文名

纽伦堡审判

外文名

nuremberg trial

纽伦堡审判

纽伦堡审判指的是1945年11月21日至1946年10月1日间,由第二次世界大战战胜国对欧洲轴心国的军事、政治和经济领导者进行的数十次军事审判。由于审判主要在德国纽伦堡进行,故总称为纽伦堡审判。在这场审判中的被告共计22名,均为纳粹德国的军政首领。另外包括德国内阁在内的6个组织也遭到调查和判决,其中3个被判决为犯罪组织,另外3个则获得无罪判决。[2]

除了这22名被告和6个团体外,其余被告均于1946年至1949年间接受美国军事法庭审判调查,即纽伦堡后续审判(subsequent nuremberg trials)。 

纽伦堡审判审判场景

1945年8月8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际,美、苏、英、法四国政府在伦敦正式签署了关于控诉和惩罚欧洲轴心国主要战犯的协议,并通过了著名的《国际军事法庭宪章》作为审判的法律依据。据此,盟国政府在德国东南部的历史名城纽伦堡组成国际军事法庭,对22名被控犯有密谋罪、破坏和平罪、战争罪、种族屠杀罪以及反人道罪的纳粹德国主要战犯进行审判与报复。同时,控方还起诉了纳粹党政治领袖集团等六个组织,以达到彻底清除德国纳粹思想的目的。 

纽伦堡审判发言

1945年11月20日,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正式开庭。审判历时10个月之久。1946年9月30日,纽伦堡欧洲国际军事法庭宣读了长达250页的判决书,公布了对被告人以及各组织的判决。

其中判绞刑的有:戈林,里宾特洛甫,罗森堡,凯特尔,施特莱歇尔,纳德尔,绍克尔,弗兰克,卡尔腾布龙纳,塞斯·英夸特:鲍曼(缺席)。判处无期徒刑者3名:赫斯,冯克,雷德尔。判处20年徒刑者2名:席勒赫,施佩尔。判处15年徒刑者1名:牛赖特。判处10年徒刑者1名:邓尼茨。被告巴本,沙赫特,弗里切被宣告无罪,予以释放。法庭还宣告德国领袖集团,秘密警察(盖世太保)和保安勤务处,党卫队为犯罪组织。

纽伦堡审判审判地点

美国军事法庭在纽伦堡城对在纳粹德国政治、经济和军事机构与组织中身居要职的177名被告进行了12项后续审判,即:①医生审判(针对在战俘和集中营囚犯身上做医学试验);②米尔希审判 (针对e.米尔希元帅);③法官审判(针对利用法律迫害犹太人和纳粹党反对派的高级司法官员);④波尔审判(针对党卫军集中营管理机构的领导人 h.von波尔);⑤弗里克审判(针对大量使用外国强制性劳工的f.弗里克总裁和他的康采恩);⑥法本公司审判(针对法本公司在占领区的活动);⑦杀害人质审判(针对在东南欧反游击战中杀害人质的将军);⑧种族和移民局审判(针对党卫军的种族计划);⑨党卫军特别行动部队审判(针对奥伦多尔夫及其他特别行动部队的指挥官);⑩克虏伯审判(针对克虏伯康采恩及其领导人);威廉大街审判(针对外交部高级官员及几个政府部长的破坏和平罪);国防军最高统帅部审判(针对最高统帅部的高级军官)。后续审判判处24人死刑(其中12人被执行),释放35人,其余被判有期徒刑。但到1956年即全部被释放。 

纽伦堡审判根据下述4条罪行起诉和定罪:①策划、准备、发动或进行战争罪;②参予实施战争的共同计划罪。以上两条罪行合起来被称为破坏和平罪。③战争罪(指违反战争法规或战争惯例);④违反人道罪(指对平民的屠杀、灭绝和奴役等)。纽伦堡审判为以后对破坏和平罪的审判奠定了基础,标志着国际法的重大发展。 

纽伦堡审判听证

二战临近结束时,如何处理罪孽深重的纳粹分子在同盟国内部引起激烈争论,有人主张活埋,有人主张不经审判就处决,最后主张进行公开、公平、公正审判的观点获得了胜利。用法律让罪人服罪、以公正培育正义、以理性巩固和平或许更为有效。

美国大法官杰克逊力排众议,主张通过建立国际军事法庭让罪人服罪。最后他胜利了,历史上第一个国际法庭也随之诞生。

1943年10月,反法西斯战争大局已定,苏美英三国外长聚首莫斯科,讨论通过了《关于希特勒分子对其所犯罪行责任问题的宣言》。宣言宣告,战犯“将被解回犯罪地点,由他们所曾迫害的人民予以审判”。

1945年2月,德意志帝国濒临崩溃,雅尔塔会议公报中重申要公正而迅速地惩办一切战争罪犯的宗旨。

1945年7月至8月,欧战结束后,苏美英三国首脑聚首柏林西南哈韦尔河畔的波茨坦,签署了《波茨坦会议议定书》,其中包括设立军事法庭审判战犯的条款。

1945年8月8日,苏美英法四国政府在伦敦正式缔结了关于控诉和惩处欧洲轴心国主要战犯的协定,通过了国际军事法庭宪章。宪章共30条,对设置法庭的目的、任务及法庭的机构、管辖权等一系列问题作出明确规定。

设立国际军事法庭的建议曾在同盟国内部引起激烈的争论。苏联人认为,所有穿过纳粹制服的德国人都应该枪毙,至少应该让他们到西伯利亚服苦役。至于党卫军,也许活埋是个更好的方式。

甚至连法治传统悠久的英国也建议把第三帝国的主要战犯不经审判就处死。英国政府认为,这些人在策划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就给自己签发了有罪判决书并送达了死刑执行令。

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罗伯特·杰克逊坚持必须举行一次公开、公平、公正的审判,他尖锐地指出:“如果你们认为在战胜者未经审判的情况下可以任意处死一个人的话,那么,法庭和审判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人们将对法律丧失信仰和尊重,因为法庭建立的目的原本就是要让人服罪。”这位雄辩的法官最终胜利了,历史上第一个国际法庭也随之诞生。

纽伦堡审判

对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一项批评认为,由于没有签署,一些条约对轴心国没有约束力。这是解决在审判有关战争罪和反人道罪,其中包含一个扩展习惯法:“1907年海牙公约明确表示,它的目的是修改一般法律和战争惯例。从而确认它在当时是存在的,但到1939年在伦敦宪章第6条(b)款,公约的这些规则为所有文明国家所承认的,就被视为战争的规则和惯例了。“国际法意味着如果足够多的国家签署了一个条约,且该条约已在一段足够长的时间内生效,那么它可以被解释为对所有国家具有约束力,而不只是签署该原始文件的国家。这是国际法极具争议的一个方面,至今国际法学术界仍在激烈争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