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鸯本名俶,小名鸯(或说‘鸳’)。武力绝人、勇冠三军,文钦中子也。随父钦协毌丘俭举兵反,讨司马师。鸯与钦分二队夜袭乐嘉敌营,鸯奋勇先至,未见钦乃退。钦队于乐嘉为邓艾败,毌丘俭事败身死,鸯随钦归吴。及寿春诸葛诞举兵叛司马昭,谴子为质,结以吴援,鸯钦等人率军突入城而守。诞素与钦有隙,以他事诛钦于内,鸯怒勒兵赴之,众不为动,乃逾城出,降司马昭,表为将军,赐关内侯。咸宁年间,破凉州虏,名威天下。太康中为东夷校尉,后受诬,夷三族。

本名

文俶

别名

文鸯

次骞

所处时代

魏末晋初

民族族群

汉族

出生地

谯郡

出生日期

238年月日

逝世日期

文鸯者,本名俶,又作淑,小名阿鸯。魏扬州刺史文钦之子,谯人也。

文钦

初鸯随父钦驻扬州,以御吴寇。魏嘉平六年,大将军司马师废魏帝曹芳。正元二年春正月乙丑镇东大将军毌丘俭、扬州刺史文钦闻之,因反。大将军司马师闻之,问策于其麾下,众皆曰:“不可亲往,公即遣一大将即可。”惟王肃及尚书傅嘏、中书侍郎钟会劝师自行,师允之。遂统步骑十余万征淮南。初战,淮南不利,所战近乎皆败,又无外援。时师屯汝阳,遣兖州刺史邓艾督太山诸军进屯乐嘉,示弱以诱淮南诸军。钦欲攻之,恰逢司马师潜军衔枚于乐嘉。时鸯年十八岁,弓马娴熟,膂力过人,勇冠三军。谓其父曰:“及其未定,请登城鼓噪,击之可破也。”钦然之。三噪而钦不能应,鸯乃东退。魏军以精锐追之。鸯视魏军所追甚急,乃谓父曰:“不先折其势,不得去也。”乃与骁骑十余摧锋陷阵,所向皆披靡,魏军稍退。

初,司马师征淮南时,目有瘤疾,使医割之。时闻鸯之来攻,惊而目出。及魏大军至,钦与之战,不利,遂奔项保,后闻俭亡,鸯与其父遂奔于吴。

甘露二年夏五月辛未,镇东大将军诸葛诞联结东吴于淮南作乱,吴遣鸯父钦及吴将唐咨、全端、全怿等三万余人来救诞,诸将逆击,不能御。司马昭累示于弱,诞与吴皆喜。鸯父钦与诸葛诞本不相协,至三年春正月壬寅,转相疑贰。会钦计事与诞忤,诞手刃杀钦。鸯遂攻诞,不克,逾城降魏。以为将军,封侯,昭使鸯巡城而呼。二月乙酉,攻而拔淮南,斩诞,夷三族。

及晋立任为平虏护军,咸宁三年三月鸯讨叛虏树机能等,破之。后任东夷校尉。

后武帝崩,惠帝立,时其后贾南风欲把政,有太傅杨骏录朝政,百官总己,贾后以为患。殿中中郎孟观、李肇素恶骏,乃扬言:”骏将图社稷。“大司马汝南王亮及楚王玮将兵收骏,孟观受贾后密诏,诛骏亲党,皆夷三族。东安王繇乃诸葛诞之外孙,常忌文鸯报其父仇,繇恐鸯为舅家之患,是日亦以此非罪诛鸯,夷三族。鸯亡年,五十五岁。

文钦协同毌丘俭举兵在寿春反叛,讨伐司马师。[1]文鸯与父文钦请命保守乐嘉城,协议与文钦兵分两路,夜晚袭击司马师的城西军营,文鸯在司马师的大寨里往来冲杀,吓得司马师眼珠迸出,直杀到天明,寻不见父文钦,邓艾率领众魏将追击文鸯,文鸯单骑在众魏将中,齐进齐出,无人能抵挡。毌丘俭事败身死,文鸯等投靠东吴,诸葛诞在寿春反叛司马昭,文鸯等率兵救助,协同诸葛诞共守寿春城,诸葛诞在城中将文钦杀死,文鸯和其兄弟从城上跳下投靠司马昭,司马昭加封他为偏将军,关内侯。

却说毋丘俭在项城,不时差人去乐嘉城哨探,只恐有兵来。请文钦到营共议,钦曰:“都督勿忧。我与拙子文鸯,只消五千兵,取保乐嘉城。”俭大喜。钦父子引五千兵投乐嘉来。前军报说:“乐嘉城西,皆是魏兵,约有万余。遥望中军,白旄黄钺,皂盖朱幡,簇拥虎帐,内竖一面锦绣帅字旗,必是司马师也,安立营寨,尚未完备。”时文鸯悬鞭立于父侧,闻知此语,乃告父曰:“趁彼营寨未成,可分兵两路,左右击之,可全胜也。”钦曰:“何时可去?”鸯曰:“今夜黄昏,父引二千五百兵,从城南杀来;儿引二千五百兵,从城北杀来:三更时分,要在魏寨会合。”钦从之,当晚分兵两路。且说文鸯年方十八岁,身长八尺,全装惯甲,腰悬钢鞭,绰枪上马,遥望魏寨而进。是夜,司马师兵到乐嘉,立下营寨,等邓艾未至。师为眼下新割肉瘤,疮口疼痛,卧于帐中,令数百甲士环立护卫。三更时分,忽然寨内喊声大震,人马大乱。师急问之,人报曰:“一军从寨北斩围直入,为首一将,勇不可当!”师大惊,心如火烈,眼珠从肉瘤疮口内迸出,血流遍地,疼痛难当;又恐有乱军心,只咬被头而忍,被皆咬烂。原来文鸯军马先到,一拥而进,在寨中左冲右突;所到之处,人不敢当,有相拒者,枪搠鞭打,无不被杀。鸯只望父到,以为外应,并不见来。数番杀到中军,皆被弓弩射回。鸯直杀到天明,只听得北边鼓角喧天。鸯回顾从者曰:“父亲不在南面为应,却从北至,何也?”鸯纵马看时,只见一军行如猛风,为首一将,乃邓艾也,跃马横刀,大呼曰:“反贼休走!”鸯大怒,挺枪迎之。战有五十合,不分胜败。正斗间,魏兵大进,前后夹攻,鸯部下兵乃各自逃散,只文鸯单人独马,冲开魏兵,望南而走。背后数百员魏将,抖擞精神,骤马追来;将至乐嘉桥边,看看赶上。鸯忽然勒回马大喝一声,直冲入魏将阵中来;钢鞭起处,纷纷落马,各各倒退。鸯复缓缓而行。魏将聚在一处,惊讶曰:“此人尚敢退我等之众耶!可并力追之!”于是魏将百员,复来追赶。鸯勃然大怒曰:“鼠辈何不惜命也!”提鞭拨马,杀入魏将丛中,用鞭打死数人,复回马缓辔而行。魏将连追四五番,皆被文鸯一人杀退。后人有诗曰:“长坂当年独拒曹,子龙从此显英豪。乐嘉城内争锋处,又见文鸯胆气高。”原来文钦被山路崎岖,迷入谷中,行了半夜,比及寻路而出,天色已晓,文鸯人马不知所向,只见魏兵大胜。钦不战而退。魏兵乘势追杀,钦引兵望寿春而走。

《资治通鉴》

钦子鸯,年十八,勇力绝人,谓钦曰:“及其未定,击之,可破也。”于是分为二队,夜夹攻军。鸯率壮士先至鼓噪,军中震扰。师惊骇。所病目突出,恐众知之,啮被皆破。钦失期不应,会明,鸯见兵盛,乃引还。师谓诸将曰:“贼走矣,可追之!”诸将曰:“钦父子骁猛,未有所屈,何苦而走?”师曰:“夫一鼓作气,再而衰。鸯鼓噪失应,其势已屈,不走何待!”钦将引而东,鸯曰:“不先折其势,不得也。”乃与骁骑十馀摧锋陷陈,所向皆披靡,遂引去。师使左长史司马班率骁将八千翼而追之,鸯以匹马入数千骑中,辄杀伤百馀人,乃出,如此者六七,追骑莫敢逼。

历史上既没有文淑,也没有所谓的文阿鸯。倒是有个文俶(是单人边的俶,而不是三点水的淑——淑字多数用在女性名字中),一名鸳,是文钦的二儿子。

要想知道文俶(鸳)的生平,要先从其父文钦说起。

有关文俶的记载最早见《魏氏春秋》“(文)钦中子,小名鸳。年尚幼,勇力绝人,谓钦曰:‘及其未定,击可破也。’于是分为二队,夜夹攻军。俶率壮士先至,大呼,大将军军中震扰。钦后期不应。会明,俶退,钦亦引还。”

当时的文钦与毌丘俭等反,派老弱守寿春城,带领主力渡过淮河,准备进攻项城。大将军司马景王师出兵讨伐,派诸葛诞佯攻寿春,派胡尊切断其归路,自己坚守汝阳。二人就此陷入窘境,此时邓艾出兵诱敌,文钦中计,发兵夜袭,于是上演了《魏氏春秋》上文中的一段闹剧。

《三国志》

后钦、俭二人皆降吴,《三国志》上说“吴以钦为都护、假节、镇北大将军、幽州牧、谯候”,看来其待遇还是不错的,而且《魏书》上也提及“孙峻厚待之。钦虽在他国,不能屈节下人,自吕据、朱异等诸大将皆憎疾之,惟峻常左右之。”文钦在东吴的人员缘不是很好,只是颇受权倾一时的孙峻赏识。

投降的文钦一心效力新主子,东吴太元二年(252年)说服孙峻出兵征魏,前锋进抵淮河北岸,直逼青州、徐州。不料孙峻暴亡,其子孙綝欲专权。正巧吕岱想借机杀孙綝,文钦和众将帮助孙綝平息了宫廷叛乱,又立了一功。

之后,诸葛诞叛时,文钦又授命前去救援,率兵突入寿春,反倒被围。“(文)钦等数出犯围,逆击与战,每摧其锋。”(《三国志·魏书·王毌丘诸葛邓钟传》)据《汉晋春秋》记载,诸葛诞部下蒋班、焦彝想投降魏国,并出言遍地文钦等人,文钦大怒,二人遂自顾自地投降了。其中有一段话对找到文俶是有帮助的:“文钦曰‘……(钦)父兄子弟尽在江表……”可见文钦突入寿春时,其父兄子弟是在东吴本土的,就此我们可以大胆地推测:至少在魏甘露二年(257年)时,文俶还在东吴。其后,困守孤城的文钦和诸葛诞相互猜疑,诸葛诞干脆杀了文钦。这位命运坎坷的将军就此一命呜呼。

这时,文俶正式登场了,《三国志·魏书·王毌丘诸葛邓钟传》是这样记载的:“钦子鸯及虎将兵在小城中,闻钦死,勒兵驰赴之,众不为用。鸯、虎单走,逾城出,自归大将军。军史请诛之,大将军令曰:‘钦之罪不容诛,其子固应当戮,然鸯、虎以穷归命,且城未拔,杀之是坚其心也。’乃赦鸯、虎,使将兵数百骑驰巡城,呼语城内云:‘文钦之子犹不见杀,其余何惧?’表鸯、虎为将军,各赐爵关内侯。”

这段记载是甘露三年正月左右的事情(258年),文俶(鸳)、文虎兄弟听说父亲被杀,想去报仇,但其部下都是东吴士兵,当时东吴与诸葛诞算是某种程度上的联盟吧。人家用不着为了文氏家仇卖命,自然不会听从文氏哥俩的命令。于是二人单独逃出,投降了魏国。司马师倒也宽宏大量,不但没有怪罪二人,反而封候拜将。

平定诸葛诞叛乱之后,因祸得福的文氏哥俩埋葬了父亲。“听鸳、虎收敛钦丧,给其车牛,致葬旧墓。”

回到魏国之后的文俶(鸳)被封为将军,在凉州平定战中立过功,并一次闻名天下。后来被人陷害,全家被杀。语见《晋诸公赞》:“俶后为将军,破凉州虏,名闻天下。太康中为东夷校尉、假节。当之职,入辞(晋)武帝,帝见而恶之,托以他事免俶官。东安公繇,诸葛诞外孙,欲杀俶,因诛杨骏,诬俶谋逆,遂夷三族。”

文氏一族最后还是统统死在诸葛诞后人手中了,可悲可叹哦。

有关文俶(鸳)没有单独的列传,就连其父文钦也无传记,事迹散落在《三国志》毌丘俭、孙峻、孙綝、诸葛诞、吕岱等传中,此外《晋书》、《魏氏春秋》、《汉晋春秋》等其他史料上也有零星记载。经过拼凑,我们终于可以知道文俶(鸳)的大概生平了。

李贺:“寻常轻宋玉,今日嫁文鸯。戟干横龙簴,刀环倚桂窗。”

杜牧:“念尔跨马事敌,执戈同仇,壮比文鸯,勇同李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