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大片时代是指中国电影的拍摄走出“大导演、大明星、大投资、大场面”的传统“大片”模式,而将资金投入到其他的影视领域,形成了影视片类型化的快速发展。

中文名

后大片时代

简 介

电影的拍摄走出“大导演、大明星

特 征

更结实的语言、更精彩的故事

《孔子》

2009年,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大环境下,中国内地乃至大中华区域影视片的制作,正悄悄发生着根本性的变化。已走向极致的“大导演、大明星、大投资、大场面”的传统“大片”模式,在吴宇森执导的《赤壁》之后,难以再有突破和超越,中国内地乃至大中华区域影视制作正寻找新的发展之路,另辟蹊径成为发展的必然,中国电影进入“后大片时代”。

以往的大片拍摄,筹备之初往往即高调宣布投资规模,“高投资、高回报”的心理造成了钱不惊人死不休,攀比、浮夸,赛的是巨额投入。观众进影院也是看看导演把那么一大堆钱花在哪里了,花得值不值。如今,经过多次有去无回的惨痛教训,经过多次有名无实的高额巨制,投资方和观众们渐渐对这一招失去了兴趣。在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影视人开始超越“大片情结”,“大片”的投资规模逐步趋于理性。

更结实的语言、更精彩的故事、更可信的人物、更真实的环境。当然,大投入、大场面、内地和港台的全面联手也缺一不可。

《无人区》

被内地电影人称为“后大片时代”的变化,首先是缩减了投资规模,那些动辄两三亿元人民币的投资不见了,现在的“大片”基本上是以1亿为基础,上下浮动不超过5000万。陈可辛导演曾经说过,在中国有1000多万美元至1亿人民币左右的投资,除了《赤壁》拍不了,什么都能拍了。

周润发主演的《孔子》投资1.5亿人民币,周润发高额的片酬和华丽的置景估计要占用很大的比重。

《十月围城》算是2009年投资最高的“大片”了,甄子丹、曾志伟,任达华、王学兵、范冰冰、李宇春等等演员的豪华阵容不说,还在上海再现了一个30年代的香港中环:延伸到维多利亚港的皇后大道、史丹利街、石板街、鸭巴甸街、威灵顿街及街边所有店铺和建筑,大约包含民居500间,店铺200间,各种牌匾4000块,全部建筑都是1:1的比例搭建……听起来就很费钱的影片投资也就是2300万美元(约1.6元人民币)。

由赵薇和陈坤主演,香港导演马楚成执导的《花木兰》2500万美元。《叶问2》投资1亿人民币。众多演艺界大腕级人物友情客串的《建国大业》,投资3000万人民币……缩减了投资规模,力争在保障影片质量的前提下,花钱精打细算,做到物有所值。 

随着“大片”投资规模的缩减,以及金融危机下其它行业的衰退,大量的新兴投资方将资金投入到影视领域,寻找机遇。他们求新求奇求异的观念,改变了影视片的选材,形成了影视片类型化的快速发展。灾难片、悬疑片、纪录片、动画片,各种类型均有佳作。

动画片方面,根据民间传说改编的《马兰花》、《葫芦兄弟》、《勇士》获得好评。贾樟柯的纪录片《上海传奇》广受关注。宁浩的转型之作《无人区》被称为国内首部西部公路片。 

自2006年开始,在“大片”热潮的汹涌波涛中,大量中等投资规模的类型片已开始萌芽。2009年,中国影视的类型化开始步入佳境,拥有了各自的代表作品和相对稳定的观众群。风格多元的国产影视片形成多类型、多品种、多样化的产品结构,是影视业可持续发展的基本要求,也是影视业迈入成熟的重要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