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五衰》是三岛由纪夫创作的长篇小说,是超长篇小说《丰饶之海》的第四卷,也是最后一卷。《天人五衰》在1970年7月-1971年1月连载于《新潮》杂志。

作品以20世纪60年代末叶至70年代初为背景。年近八旬的本多发现孤儿透身上有三颗黑痣,也没有调查清楚月光公主的死的日期和他的诞辰,就把他过继为养子。他对本多百般虐待。庆子从本多那里了解到轮回转生的秘密,便当面戳穿了透是冒牌货,指出他完全没有二十岁就死亡的迹象。透的自尊心受到伤害,他自杀未遂,双目却失明了。第四部《天人五衰》的主题是“知”。

《天人五衰》,是对肉体的崇拜和对死亡的探索之篇。在写完《天人五衰》的二十几个小时后,三岛便在东京自卫队总部剖腹自杀。

书名

天人五衰

作者

三岛由纪夫

原作品

天人五衰(日文原名)

出版时间

页数

262

文学体裁

长篇小说

正文字数

12.7

本多收养疑似轮回后的少年安永透为养子,透的骄傲心理诱导他一步步将自己的养父踢到失败者的位置。本多一心等待透二十岁的到来并希望由此证实他是否是金让转世;不料本多的好友庆子因为看不过安永的行为而将转世之事向其全盘托出,本多因此与庆子绝交。透在读过松枝清显多年前留下的梦的日记之后自杀,但未能成功而双目失明。他渡过了二十一岁而未死,但已意志消沉。本多因为窥视的丑闻遭杂志报导,决定拜访六十一年未去的月修寺,与聪子再会。交谈中,聪子却否认了清显的存在,表示这一切只是本多的梦。[1]

本多繁邦

76岁的本多繁邦偶然造访了信号站,发现身穿运动背心的阿透肋下生有三粒黑痣。本多相信他就是清显的转生,他要把这一次次变换着身份出现却又接连死去的轮回之轮,拉到自己的身旁来,决定收阿透为养子。细心、严谨的律师本多这次却疏漏了,竟没有调查阿透的出生日是在月光姬的死前还是死后。

在最后一章里,本多访问了月修寺。见到了经过60年岁月,依旧貌美的绫仓聪子。

安永透

阿透是清水港外信号站报告入港船只的青年。他连高中都没上过,但他相信肋下那三粒黑痣预示着神秘的命运,因而悄悄怀有一种矜持的感觉。

阿透20岁了,应邀参加久松庆子的圣诞晚餐会。庆子曾是月光姬(《晓寺》女主角)的同性恋伙伴,和本多过从甚密。她决心敲打一下阿透,毫不留情地剖析他的性格,彻底打碎阿透的矜持。她公然告诉阿透,他不是清显——宿命使得这个不平凡的人必定要在20岁时死去——的转生,只是个冒牌货,注定要打发漫长而平凡的人生。听了这个预言后,阿透服毒自杀,后虽被救下性命,却从此双目失明。只有怀孕了的疯女绢江,还陪伴在阿透身边。

当本多繁邦目睹21岁仍继续存活的安永透时,他明白自己一生苦苦钻研的轮回转世濒临破产,他已无精力再寻找下一个20岁死于异地他乡的真正转世者。本多繁邦最终领悟到:佛教中一切原本皆虚无和我思我在,无生无灭的佛理。正如绫仓聪子所说,世上恐怕根本就没有松枝清显及其转世后的这个人,那不过是你因心而异罢了。

《天人五衰》以“此后再不闻任何声音,一派寂寥。园里一无所有。本多想,自己是来到既无记忆又别无他物的地方。庭院沐浴着夏日无尽的阳光,悄无声息……”结尾。文章的最后,一切存在都化为乌有,导向虚无和空寂之境。绫仓聪子和本多繁邦己经老迈,前者对尘世的一切了无记忆;后者走向老丑的绝境。两人一无所有,既没有记忆,又没有过去,面对的只是宿命的孤独。本多繁邦寄托于与绫仓聪子会晤的长达六十载的迷梦,在这一瞬间灰飞烟灭。

《天人五衰》是三岛由纪夫在剖腹自杀之前假借文学之名写的“遗书”,从中可以了解到作家理想破灭后所面临的苦恼和困惑,也许它还透露了三岛由纪夫内心真正要表达的感受和穷其一生所感悟到的真理——“轮回转世”之说最终也不过是在现世。人正是由于不满现实世界才要求得超脱,但是“轮回转世”还是让人再次回到现世世界,再次经历人生的苦海,让人看到人生的无奈和难以超脱。[2]

三岛三十岁便已到达事业顶峰,四十岁时命运便已衰败。从那时起,三岛的内心开始充满了绝望。1970年11月25日,在他准备自杀的当天,他将《天人五衰》的最终章的原稿交付给了编辑,随即剖腹自杀。

在佛教神学中,天人是指一个超自然的存在物,大致上与基督教天使的地位相等同,但是却极其容易遭受死亡的威胁。一个天人在衰落时会出现迹象或者征兆,一共有五个,于是《天人五衰》以此得名。

三岛由纪夫(1925-1970)是日本著名作家,怪异鬼才,“日本传统文学的骄子”,两次被诺贝尔文学奖提名为该奖候选人。日本著名比较文学研究家千叶宣一认为三岛与普鲁斯特、乔伊斯、托马斯?曼齐名,是二十世纪四大代表作家之一。美国的日本文学研究权威唐纳德金认为三岛是“世界上无与伦比的天才作家”。三岛在文学上探索着多种的艺术道路,集浪漫、唯美与古典主义于一身,特别是采取日本古典主义与希腊古典主义结合的创作方法,描写男性的生与死的美所取得的艺术成就,是各方公认的。在美学的追求上,三岛着力于对深层心理的挖掘,从隐微的颓唐中探求人性的真实。以生活为题材向艺术挑战,以肉体为本向精神挑战,这便是三岛作品的真正意义。三岛主要代表作品有《金阁寺》、《潮骚》、《假面的告白》、《春雪》、《奔马》、《禁色》、《镜子之家》等。[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