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风绝句》是唐代诗人杜牧创作的一首七绝。这首诗是为画有周昉一幅仕女图的屏风的题咏之作,写屏风上所画的仕女即便颜色褪掉,也能引起少女的嫉妒。该诗通过色彩的对比、细节的白描、动作的刻画,表现了周昉画作的精湛和画艺的高妙。

创作年代

晚唐

作品出处

《全唐诗》

中文名

屏风绝句

文学体裁

七言绝句

作 者

杜牧

屏风绝句⑴

屏风周昉画纤腰⑵,岁久丹青色半销⑶。

斜倚玉窗鸾发女⑷,拂尘犹自妒娇娆⑸。[1]

屏风绝句

词句注释

⑴屏风:室内陈设。用以挡风或遮蔽的器具,上面常有字画。

⑵周昉(fǎng):字景玄,唐代画家,长安人。工仕女,兼工肖像。

⑶丹青:指画像;图画。唐杜甫《过郭代公故宅》诗:“迥出名臣上,丹青照台阁。”杨伦笺注:“丹青,谓画像也。”色半销:颜色褪去大半。

⑷玉窗:窗的美称。南朝梁简文帝《伤美人》诗:“何时玉窗里,夜夜更缝衣。”鸾发:鸾髻。

⑸犹自:还是,尚自。娇娆:柔美妩媚,代指画上的美女。唐李商隐《碧瓦》:“他时未知意,重叠赠娇饶。”

白话译文

屏风上周昉画的美人丰满而细腰,时间长久画上的颜色大半已褪消。

斜倚玉窗梳着鸾凤形发髻的少女,拂去画上灰尘还在嫉妒美人娇娆。

唐敬宗(李湛)宝历元年(825年),杜牧在成都教坊游玩,看见了周昉侍女屏风,诗兴大发,创作了《屏风绝句》。

文学赏析

周昉是约早于杜牧一个世纪,活跃在盛唐、中唐之际的画家,善画仕女,精描细绘,层层敷色。头发的钩染、面部的晕色、衣著的装饰,都极尽工巧之能事。相传《簪花仕女图》是他的手笔。杜牧此诗所咏的“屏风”上当有周昉所作的一幅仕女图。

“屏风周昉画纤腰”,“纤腰”二字是有特定含义的诗歌语汇,能给人特殊的诗意感受。它既是美人的同义语,又能给人以字面意义外的形象感,使得一个亭亭玉立、丰满而轻盈的美人宛然若在。实际上,唐代绘画雕塑中的女子,大都体型丰腴,并有周昉画美人多肥的说法。倘把“纤腰”理解为楚宫式的细腰,固然呆相;若硬要按事实改“纤腰”作“肥腰”,那就更只能使人瞠目了。说到“画纤腰”,尚未具体描写,出人意外,下句却成“岁久丹青色半销”,—由于时间的侵蚀,屏风人物画已非旧观了。这似乎是令人遗憾的一笔,但作者却因此巧妙地避开了对画中人作正面的描绘。

杜牧这里写画中人,从画外引入一个“鸾发女”。据《初学记》,鸾为凤凰幼雏。“鸾发女”当是一贵家少女。从“玉窗”、“鸾发”等字,暗示出她的“娇娆”之态。但斜倚玉窗、拂尘观画的她,却完全忘记她自个儿的“娇娆”,反在那里“妒娇娆”(即妒嫉画中人)。“斜倚玉窗”,是从少女出神的姿态写画中人产生的效果,而“妒”字进一步从少女心理上写出那微妙的效果。它竟能叫一位妙龄娇娆的少女怅然自失,这段叙述让人产生极其生动和美好的印象。

从美的效果来写美,《陌上桑》就有成功的运用。然而杜牧《屏风绝句》依然有其独创性。“来归相怨怒,但坐观罗敷”,是从异性相悦的角度,写普通人因见美人而惊讶自失:“拂尘犹自妒娇娆”,则从同性相“妒”的角度,写美人见更美者而惊讶自失。二者颇异其趣,各有千秋。此外,杜牧写的是画中人,而画,又是“丹青色半销”的画,可它居然仍有如此魅力(诗中“犹自”二字,语带赞叹),则周昉之画初成时,曾给人无比新鲜愉悦的感受。这是一种“加倍”手法,与后来王安石“低回顾影无颜色,尚得君王不自持”(《明妃曲》)的名句机心暗合。它使读者从想象中追寻画的旧影,比直接显现更隽永有味。

诗和画有共同的艺术规律,也有各自不同的特点。一般说来,直观形相的逼真显现是画之所长,诗之所短。所以,“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穷形尽相的描写并不见佳;而“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从动态写来,便有画所难及处;而从美的效果来写美,更是诗之特长。《屏风绝句》写画而充分发挥了诗的特长,就是它艺术上的主要成功之所在。

名家点评

现代学者吴鸥:杜牧熟练地运用含蓄衬托的诗歌语言,使他的诗和他所歌咏的屏风图画一样,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杜牧(803-853),晚唐诗人。字牧之,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宰相杜佑之孙。大和进士,授宏文馆校书郎。多年在外地任幕僚,后历任监察御史,史馆修撰,黄州、池州、睦州刺史等职,后入为司勋员外郎,官终中书舍人。诗以七言绝句著称,晚唐诸家让渠独步。后人谓之小杜,以济世之才自负。诗文中多指陈时政之作。写景抒情的小诗,多清丽生动。有《樊川文集》二十卷传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