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乐队-介绍:96年romo运动的爆发,各支乐队不约而同的,以浓装冶艳的形象作为外化的旗帜,带来的竟是八十年代未来派电子音乐和新浪漫音乐的再生。

中文名

japan乐队

成立时间

代表作品

adolescent sex

风 格:new romantic(新浪漫)new wave(新浪潮)post-punk(后朋克)prog-rock/art rock(前卫/艺术摇滚)synth pop(合成器流行乐)

中性艳丽的打扮,极富时代气息而又具有高度内省性的音乐风格,japan对于新浪漫音乐、环境音乐、世界音乐,以至于前几年的romo浪潮的主导性,就有如sonic youth对日后的grunge摇滚的影响力。同样的,japan不是这些音乐风格的创造者,也不是这些浪潮的直接发源地,但乐队却是这些音乐普及化的关键性桥梁。

japan所制造出来的声音,无疑是roxy music及david bowie式艺术摇滚的高层次展现。其影响力,甚至直接或间接伸延至英国一些新浪漫音乐组合。japan及后期的david sylvian和mick karn那种内省式音乐所达至的深度,绝非其他同期乐手所能媲美。现在再"nightporter","ghosts","despair",又或是david sylvian与robert fripp(前king crimson吉它手)合作的"damage",仍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动。而japan音乐领域之广泛,也非其他一般乐手所能及。乐队的解散前后,与他们合作过的乐手,其广阔性,由日本的y.m.o.,一风堂,到英式的前卫先锋摇滚的robert fripp、bill nelson;新浪漫音乐先驱之一midge ure(ultravox)到前哥特摇滚始祖peter murphy(bauhaus);由环境音乐/新世纪音乐的mark isham,david torn,远至德国前卫乐团can之领导人holger czukay。在艺术实践形式上,david sylvian的创作更由音乐伸展到摄影及装置艺术。

作为japan的忠实乐迷,在聆听他们的音乐的过程中,一直让人苦苦挣扎、纠缠不清的,是对个体自我的重新认同。毕竟,他们的音乐对聆听者来说是一面镜子,是一种内向投射的过程,听得越深,那个真实的自我的影子就越清晰。

同样的,回顾japan的整个音乐历程,也是一个对自我身份的确认与挣扎。78年乐队发表了他们的头两张专辑:,当时乐队尚保持五人阵容:主唱david sylvian,贝司手mick karn,敲击乐手steve jansen,键盘及合成器乐手richard barbieri和吉它手rob dean。他们那浓装艳抹的女性化打扮,和叛逆颓废的音乐风格,是对整个社会的大众价值观及音乐潮流的反动。置身于当时的朋克运动及新浪潮运动音乐气候,乐队那已带上电子色彩的美式黑人华丽摇滚风格,无疑是一种异端。再加上乐队唱片公司只懂吹嘘乐队形象的宣传手法,japan一出道便成为传媒及整个音乐圈子攻击及排挤的对象。于外界眼中,他们只不过是哗众取宠的new york dolls翻版。除了少数乐评人外,几乎没有人察觉到乐队的真正潜质。david sylvian亦承认,若非在日本受到热烈欢迎,乐队一早便因经济问题而解散。

在恶劣的环境底下,再加上与唱片监制的冲突,japan的两张早期作品,虽已呈现强烈的独特个性,但整体而言,仍是一个乱打乱撞的摸索期。乐队各成员甚至不约而同地表示极之讨厌这两张作品。japan音乐的真正成形,还是当他们遇到roxy music的唱片监制john punter以后的事。不只是一张脱胎换骨之作,亦是一个罕见的蜕变。punter的roxy music式艺术摇滚处理手法,为japan

提供了足以展示其音乐意念的空间。sylvian独有的孤独感以及混合着的bryan ferry与david bowie的唱腔、roxy music的音乐模式、brian eno与法国作曲家erick satie的环境音乐气氛,再翻唱一首velvet underground的"all tomorrow patties",中japan创造出一种经典的唯美艺术摇滚声音。

跟着的的进一步延伸。其中sylvian与日本首席techno-pop组合y.m.o.的坂本龙一首次合作了一曲"taking isl and in africa"。自此以后,两人由"bamboo music"、merry christmas mr.lawrance的主题曲“forbidden colors"到sylvian于japan以后的个人作品,都一直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关系。日本新音乐不单因而引进欧美,此合作关系,亦间接地成为坂本龙一于国外发展的踏脚石。与此同时,japan的各成员亦开始与y.m.o.的鼓手兼主音歌手高桥幸宏,及另外一些日本乐手和组合如ippu-do(一风堂)、sandii and the sunsetz、矢野显子等有甚密的音乐交往。于japan解散前的sons of pioneers巡回演出中,ippu-do的土屋昌巳更应邀为japan的客席吉它手。而这已是japan最后一张大碟以后的事。

为japan带来了商业上和艺术上前所未有的成就。未来派及新浪漫音乐的兴起,使japan变得时尚起来。在没有凭任何卖钱的单曲推动下成为金唱片,而稍后,"ghost"这首japan的经典之作,更出人意表地打进英

国单曲榜的前五名位置。乘此强势,旧唱片公司亦推出一大堆重新包装的japan旧作如"life in tokyo"、"i second that emotion"、"european son"等以分一杯羹。

开始,japan的歌曲均有着极为突出的节奏部分。steve jansen近似东方敲击的burundi式鼓法,加上mick karn一手抢耳而声音奇怪的fretless bass,构成了几乎是japan专利的节奏部分。自吉它手rob dean离队后,此紧密的节奏部分,于中更提升至最前线的位置。

一方面是sylvian对共产中国的个人冥想,另一方面,则是现代电子音乐及东方民族音乐的一次交汇。那种游离于东方世界,介乎于印度、泰国及中国的民族气氛,与jon hassell的笫四世界音乐理论不谋而合。这种游离而有时难以介定其国籍的民族色彩,于karn及sylvian其后的个人作品中,仍不时的出现。"很多年前我已经开始对东方宗教哲学感兴趣。最先是禅宗佛教(zen buddhism),然后是印度教(hinduism)。最后两者均被融入我的生活信仰,我想东方宗教哲学影响着我生活的每一小节,因为这些信仰改变了我的外表,并且成为了一种被包容于每一天每一刻的身体力行生活方式。如果这影响着我的日常生活,那最终亦影响到我的音乐创作。"多年后的一次访问中,sylvian如是说。

此外,japan亦是将环境音乐普及化的先驱之一。先前的"the tenant" / "despair" / "nightporter"这satie式钢琴三部曲,又或者"the experience of swimming"及灵感源自于哥普拉的著名影片"现代启示录"的"burning bridge",都有极重的环境音乐味道。在之前的两张专辑中,richard barbieri那深受eno感染的键琴弹奏手法,为japan的音乐抹上一层虽淡却深的氛围色彩。而在中的"ghost"及"sons of pioneers",进一步散发着这种旋律化的环境音乐气味。japan以后的sylvian,亦继续向着这环境音乐世界探索。sylvian个人作品的乐手名单中,如holger czukay、jon hassell、mark isham及robert fripp等,均为环境音乐圈子里举足轻重的名字。sylvian感性的笔触,描写的是一内在的心象风景。japan的环境音乐气氛,所描绘的,是现代社会生活的点滴,反映内向自我的封闭的孤独空间。"ghost"这首sylvian自认为japan时期最满意的作品,所表现出的自省及矛盾的内在世界,是japan这种内向艺术的最完美表现。'

虽然是japan的最后一张专辑,但japan的解散不过是名义上的而已。在乐队成员各自的独立发展道路上,他们仍然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关系--karn及sylvian其后的每张个人专辑中,你都能发现上面有昔日队友的名字,而jansen和barbieri也曾携手以二人名义推出专辑,他们以the dolphin brothers这一名字延续着japan的艺术生命。91年时,除dean以外的四位乐队成员(也就是japan后期原装阵容)以rain tree crow名字推出一张同名专辑,在他们非凡的音乐道路上又竖立起一块里程碑。

组建时间:1974年

国籍:英国

oil on canvas、tin drum、gentlemen take polaroids、quiet life、obscure alternative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