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书是日本直木赏作家樱庭一树的代表作,由林青华/池迎瑄翻译,上海译文出版社/青文出版社出版。

作品名称

《我的男人》

作者

樱庭一树

中文名

《我的男人》

作 者

樱庭一树

原版名称

《私の男》

译 者

林青华/池迎瑄

定 价

28.00元/360新台币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青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0年3月/2009年7月

书名:《私の男》 (中译《我的男人》)

作者: 樱庭一树

译者:林青华/池迎瑄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青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0年3月/2009年7月

定价:28.00元/360新台币

内容简介

优雅却总带著落魄寒酸的腐野淳悟,在二十五岁的年轻时期,收养了在九岁时因震灾失去家人而成为孤儿的我,小花。越过漆黑如墨的树海,来到偏远的北方纹别小镇,从这一刻起,我们成为渴望并爱恋彼此的父女,就算是犯下杀人罪行,我们也要一同坠入这个世界的裂缝、坠入黑色汪洋深处。不够、还要再多一些……肉体两相纠缠之际,涌现如此直深入骨与肉的饥渴。唯有爸爸能满足我,唯有我能抚慰爸爸。谁是保护者、谁是年幼稚子,在这一刻已交混不清。然而梅雨季节来临,长大成人的我将嫁为人妇,与化为白骨也不愿分开的爸爸道别。抛下黑暗不堪又珍视的过往,离开弥漫罪恶异臭的公寓,斩断紧密相连又教人憎恨的父女之情。当我再次回到曾经相互依偎的房间里,不见了,爸爸消失了,屍体也已不存在……但我知道,我们会继续一起逃亡下去吧。

获奖情况

本书是日本直木赏作家樱庭一树的代表作,荣获第138回直木赏。

作者简介

樱庭一树(1971年7月26日—),女,日本作家。于1993年获得denim新人赏而出道,出道以前曾在froma等杂志以自由作家身份活动。樱庭一树是轻小说作者中的佼佼者。2003年起,以连作推理小说《gosick》系列获得广大读者支持,由《糖果子弹》一书受到文艺界广泛注目,2005年在东京创元社推出第一本单行本小说《不适合少女的职业》,并被改编为日剧;2006年发表的三部曲式的大河小说《赤朽叶家的传说》则获得第60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赏,并入围第137届直木赏与第28届吉川英治文学新人赏后补作,被日本媒体称赞为“日本的《百年孤独》”;2008年则以描述父女间不伦之恋的《我的男人》获得第138届直木赏,日本媒体誉为“日本的《呼啸山庄》”。[2]

作者作品

2003年起,以连作推理小说《gosick》系列获得广大读者支持,由《糖果子弹》一书受到文艺界广泛注目,2005年在东京创元社推出第一本单行本小说《不适合少女的职业》,并被改编为日剧;2006年发表的三部曲式的大河小说《赤朽叶家的传说》则获得第60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赏,并入围第137届直木赏与第28届吉川英治文学新人赏后补作,被日本媒体称赞为“日本的《百年孤独》”;2008年则以描述父女间不伦之恋的《我的男人》获得第138届直木赏,日本媒体誉为“日本的《呼啸山庄》”。除此之外还有《荒野》、《家族肖像》、《制铁天使》等作品。除文学小说外,作者另有“樱庭一树读书日记”系列出版。目前正在连载的最新作品为《伏 ——赝作・里见八犬伝——》以及预定4月将由角川书店推出的短篇集《道徳という名の少年》。

图书目录

第一章 2008年6月

花和旧相机

第二章 2005年11月

美郎和旧尸

第三章 2000年7月

淳悟和新尸

第四章 2000年1月

花和新相机

第五章 1996年3月

小町和风平浪静

第六章 1993年7月

花和风暴 图书

基本信息

片名:my man/mon homme

译名:我的男人

别名:欲望街情人

地区:法国

发行时间:1996年出品

编导:贝特朗·布里耶

主演

:爱努克·格瑞伯格

杰拉德·兰文

维拉丽亚·特德斯钦

奥里维拉·马丁内兹

剧情简介

人各有志,年轻美艳的法国女人玛莉就有着与众不同的生活态度,她是一个妓女,一个自信天赋极高的妓女,一个热爱自己工作的妓女。“享受远比金钱重要”是她恪守的信条,无论是步履蹒跚的老人,还是身强欲旺的青年,玛莉都一样热情认真地接待着每一个客人,而自己也从中得到身心两面的快乐。

一个寒冷的冬夜,玛莉从某富商处返回住所。她显然不满于该人的品行,气急败坏地把一整束鲜花扔进了公寓的垃圾堆里,结果惊醒了在那里睡觉的流浪汉。看到这个又冷又饿的可怜人,也许是出自怜悯,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好心的玛莉竟决定请他到家里吃饭。酒足饭饱过后,她还挽留流浪汉在自家的暖气旁过夜。卸去浓妆,孤寂的玛莉倍感失落,她在想象中渴望短暂灿烂的激情,于是就对着半寐半醒的流浪汉发出挑逗。外表污秽的流浪汉倒很有男人气概,威严地命令玛莉摆好姿态,而他强健有力的身躯也令她欲仙欲死,兴奋万分。得到从未享有的快感,玛莉为能保留这份达到极至的性爱,她哀求流浪汉能留下与自己同居,并把一切收入都交他保管。经过片刻考虑,流浪汉同意了这项交易,并讲出自己已不大确切的名字--让诺。

刮去长须,着上新装,流浪汉让诺开始了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新生活。尽管不再为衣食担忧,可让诺又有了新的烦恼,每当玛莉有顾客上门,他就不得不到外面散步,有时甚至还要为某些窥淫者进行表演。久而久之,习惯了自由浪荡的他便开始感到无聊失衡,逐步发展到四处寻花问柳的地步。在同他幽会的众多情人中,美容师莎拉是较为固定的一个,让诺喜欢把这个甜美的女孩称为甜橙。

为了寻求更大的刺激与心理上的平衡,让诺用金钱和感情诱骗甜橙沦为娼妓。单纯无知的甜橙几经矛盾,终因无法拒绝让诺而从命此道,结果却被扫黄警察逮个正着。最终,幕后的让诺也因此被捕,一直蒙在鼓里的玛莉此时才在惊怒中得知了一切。结果,两个受伤的女人走到了一起,玛莉与甜橙间的矛盾很快被彼此间的同情所代替,她们一致决定不再聘请律师为负心的让诺保释。

经历过这样一场突如其来的感情波折,身心疲惫的玛莉感到厌倦,她决定放弃自己曾经深爱的工作,从此不做妓女,而要安家生子地过上寻常日子。在一间快餐点里,玛莉和甜橙遇到了落魄的失业青年让-弗朗西,怦然心动的玛莉急忙上前问他可否乐意和自己同居生子。在一番动情与诱引之下,让-弗朗西、玛莉还有甜橙组建了一个颇为特别的家庭。

几年之后,消沉的让诺获释出狱,但他想象中的玛莉与甜橙却都没来接他,反倒是一位神情异样的中年妇女将他接至家中,强求亲热……

与此同时,让-弗朗西依旧无法找到工作,全家的积蓄眼看就要花消殆尽。为了生计,已是两个孩子母亲的玛莉被迫重操旧业,但她早已风华不再,汹涌的人群中得到仅是拒绝与白眼,只好悲哀无奈地反复徘徊。恰巧她遇到了怀孕临产的甜橙,两人一同漫步回到家中。除了无所事事的让-弗朗西,客厅里还坐着另一个沉默不语的陌生男子,原来他就是让诺。深情愧疚地望着自己曾经伤害的玛莉,轻轻说道:“对不起,玛莉。对不起,女人。”

点评

从名称来看,《我的男人》似乎更贴近女主角玛莉这样一个受伤女人的心路里程。其实也不尽如此,影片意念的扩张更可延伸至每个人面对感情的找寻、把持与选择。

影片在叙事上没有简单地遵循传统电影中的平铺直叙,巧妙地将客观的事件发展同人物的主观陈述统一在一起,又交错变换着男女主角的不同视点,充分展现出两性对待感情的差别与关联。

在女主角玛莉的段落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女人如何等待爱情、把握爱情、最终丧失爱情的完整过程,同时也是一个人放弃梦想、步入现实的过程。在影片的开始部分,玛莉是一个自由独立的女人,她并不厌恶自己看似下贱的妓女生活,反而能从中得到快乐。而她所期盼的正是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男人,一份真正属于自己的感情,等待成为此时的生活重心。一旦那份感情悄悄降临,玛莉的反应是强烈而忘乎所以的,为了能够留住让诺,她不惜付出了自己所有的感情与金钱。与让诺第一次做爱之后,玛莉已然无法失去这份祈祷中才会出现的爱情,她生怕让诺离走流浪,连买早点都要飞奔往返。而为了占有“自己的男人”,玛莉依然表现得执拗甚至狂热,她将自己的全部收入交给让诺挥霍,还任由他的欺辱性的嘴巴。但最终玛莉还是失去了自己的男人,让诺荒唐地用她的血汗钱指使别的女人卖淫,这个打击完全粉碎了她心中勾画的梦想,只能直面冰冷的现实。她不再期盼什么爱情,于是放弃了妓女的工作,而去寻找一份更为需要的安稳生活,慢慢治疗自己受伤的心灵。当玛莉离开街头同让-弗朗西成家生子的时候,她也就放弃了多年执着的梦想;而多年后因生计所逼她再度踏上街头的时候,“享受远比金钱重要”原则已完全颠倒,一切无法复原,剩下的只有悲伤与痛苦。最终,苍老疲惫的玛莉还是没有获得一份完整的爱情,以前独立乐观的生活态度也在情感的厮杀磨难中消损丧失,得来的只是乏味而不安稳的家庭生活。

反观让诺的所作所为,则体现出男人特有的情欲观念。让诺沦落流浪的原由,影片并没有交代,但我们亦可猜测这会与另一场情感争斗有关。面对玛莉的热忱与真情,让诺的感激与回报表现得都相当有限,但又不能否认他对玛莉、对甜橙的爱情,只因为他是个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男人,感情只能是他派遣无聊的一种游戏。作为玛莉名义上的皮条客,既掌控着玛莉的全部收入,又的确是靠女人生活,让诺始终无法平衡自己的位置,四处留情成为他争取平等的报复手段。影片在后半段安排了一个奇异的中年妇女,由她直抒的内心困苦完全可以视为让诺反思后得到的醒悟,于是,有了他结尾时真诚反省的致歉。

影片的语言很有特点,玛莉、让诺的独白都不是简单地表现为客观存在的话语,更是人物主观活动的一种呈现。而男女主观世界的交织也为影片建立起共存的多元观点,而非单调有失公证的一元论调。

导演

本片导演贝特朗·布里耶(贝特朗u2022布里叶(bertrand blier)1939年3月14日生于法国,是法国著名的小说家暨电影工作者。[1])也是法国七十年代崛起的重要导演之一,他的作品以表现情欲的题材为主。从早期探讨性爱道德的《圆舞曲女郎》、《掏出你的手帕》,到展现不伦之恋的《继父》,乃至剖析婚外情的《美得过火》,布里耶的影片始终延续着有关感情、欲望、本能的展现与反思,这部被视为奇情大餐的《我的男人》也必然不在其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