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人是指亚洲中南半岛越南人口占多数的民族,又称越南人、京人、安南人。占越南国内人口的大多数。越人又分为内越和外越。内越融入华夏民族,外越为海外越人。另外,还有一些分布在柬埔寨、泰国、老挝和其他国家。属蒙古人种南亚类型。古代的越人指的百越民族,古诗中的越人指的是浙江一带的人,也特指绍兴一带的人。使用越语;信佛教。属蒙古人种南亚类型。

中文名

越人

其他外文名

越国人

越人又分

内越、外越

信仰

佛教

越人是在春秋早期生活在长江流域以南的古老的民族。在先秦古籍中,对于东南地区的土著民族,常统称之为“越”。如吕思勉先生所指出,“自江以南则曰越”。在此广大区域内,根据地区不同或政权建立时间不同,或称“吴越”(苏南浙北一带)、或称“闽越”(福建一带)、或称“扬越”(江西湖南一带)、或称“南越”(广东一带)、或称“西瓯”(广西一带)、或称“骆越”(越南北部和广西南部一带),等等。因此,“越”又称被称为“百越”。百者,泛言其多。在水稻等农业技术比较先进。同时懂得先进的冶炼技术,比较著名的有欧治子,干将,莫邪。铸造了数把宝剑,如龙渊,太阿,工布。

根据有关文献的记载,早在商、 周时期,就有被称之为“越”的古民族(古代中国人泛称东南方蛮族为“越”,北方蛮族为“胡”),生活在现今中国的东南及南部地区。根据目前考古学的证据,距今7000年的浙江“河姆渡文化”遗址,很可能就是古越族所创造出来的文化。河姆渡遗址发现了稻谷、稻草和稻壳的堆积,是当时世界发现最早的稻作文化,后来在黄河流域的裴李岗遗址、贾湖遗址和长江中游流域的彭头山遗址等地发现了更早的稻作文化。[2]此外,现在的考古学家也普遍认为,广泛分布于中国南方各地的以几何印纹陶为主要特征的文化遗存,可能也是由古越族所创造出来的。最近数十年来的考古发掘表明:这种以几何印纹陶为主要特征的文化遗存,在时间上从4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晚期开始,一直延续到商周秦汉时期,在空间上则遍布于中国东南地区沿海一带。[1]

越人喜好在身上纹身,其图腾为龙,崇拜鸟。深知水性。并有楚人向越人习舟的故事。

越人又分为内越和外越。内越为华夏民族,外越为进入东南亚的部分海外越人。

越人在春秋时候参与争霸,并有了吴越之战。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终而得已复国,一举称霸中原。

越人由于长期受汉文化影响,越语中的汉语借词约占其词汇的一半以上。至少早自公元1世纪开始,一直沿用汉文,13世纪出现“喃字”,系在汉字结构的基础上,按形声、会意、假借等方法构成的方块字,但字数不足,著书、行文仍需夹用汉字。19世纪40年代拉丁化拼音文字开始定型,80年代在越南政府倡导下逐步推广,又因为与中国交恶及倡导民族主义,现在年轻一代已大多不识用汉字。但在邻近中国地区还有会说中国广西、云南方言的边民。大乘佛教自古在越人中影响较大,并在南方派生出和好教和高台教。另外有不少越人尊崇孔子,建有文庙,称儒教。天主教传入后,也有一定影响。由于近代受过法国殖民统治,因此在很多文化生活方面遗有影响。现代京族以及大部分壮族大部分是南越族后裔,由中原汉族和南越族融合发展而来。

根据有关文献的记载,早在商、周时期,就有被称之为“越”的古民族(古代中国人泛称东南人为“越”,北方蛮族为“胡”),生活在现今中国的东南及南部地区。春秋晚期至战国前期,越族曾在今江浙一带建立强大的越国,共传8代,历160多年,与当时中原国家会盟,雄视江淮地区,号称“霸主”, 

根据目前考古学的证据,距今7000年的浙江“河姆渡文化”遗址,很可能就是古越族所创造出来的文化。河姆渡遗址发现了稻谷、稻草和稻壳的堆积,是当时世界发现最早的稻作文化,后来在黄河流域的裴李岗遗址、贾湖遗址和长江中游流域的彭头山遗址等地发现了更早的稻作文化。此外,现在的考古学家也普遍认为,广泛分布于中国南方各地的以几何印纹陶为主要特征的文化遗存,可能也是由古越族所创造出来的。最近数十年来的考古发掘表明:这种以几何印纹陶为主要特征的文化遗存,在时间上从4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晚期开始,一直延续到商周秦汉时期,在空间上则遍布于中国东南地区及岭南一带。

历史上曾经是中国的属国,西汉高帝十一年,汉封赵佗为南粤王,都番禺(今广东广州)。十二年,立越裔南武侯织为南海王,居揭阳(今广东揭阳)。这时,西瓯君长也“南面称王”。南徙雒越(今越南北部)的蜀王子也称安阳王。这种百越地方政权相对独立的局面,随着汉中央集权的逐步加强而发生变化。吕后末(前180年前后),西瓯王、安阳王为赵佗所灭,在雒越设置交趾、九真两郡。文帝初(前179~前174),南海王反,汉击平之,徙其民至上淦(今江西新干)。武帝建元三年(前138),闽越攻东瓯,东瓯请举国内徙,“乃悉举众来,处江淮之间”。元鼎五年(前112),南越王反汉,次年汉出兵灭南越,以其地置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七郡,并开珠崖、儋耳两郡。元封元年(前110),闽越反,汉出兵讨之,闽越诸将杀其王以降,诏军吏皆将其民徙处江淮间”。至此,百越各族全部置于汉王朝郡县统治下,完成了秦王朝未能完成的统一大业.

在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推动下,百越地区的经济、文化有着明显的发展。有些地区的出土文物反映出:汉武帝以后的铁制工具显著增加,文化面貌上的民族特点逐渐减弱。部分百越族与汉族在共同的经济生产与贸易活动以及文化的相互影响中,加速了民族融合的进程。瓯闽族与汉族混合的“山越”,在东汉末三国初(公元3世纪初)还很活跃,到南北朝后逐渐从历史上消失。

在另方面,岭南百越却长期留存。东汉建武十六年(公元40),交趾雒越征侧、征贰两妇人曾发动反汉斗争,“九真日南、合浦蛮里皆应之,凡略六十五城,自立为王”。延至建武十九年始克讨平。

西瓯,东汉称乌浒,人口众多,灵帝建宁三年(170),郁林太守谷永曾招抚十余万,开置七县。魏晋以后,岭南百越有蜒、俚、僚等名称,“随山洞而居”,分布很广,他们是今天壮侗语各族的先民。

秦汉时永昌郡西南(今云南省西南与老挝泰国缅甸接境地带)的掸国和滇越,珠崖、儋耳的“雒luò越”,也是百越的一部分,他们当时还较原始,使用“木弓弩,竹矢,或骨为镞”,但也都为开发祖国边疆作出了贡献。

越人系古代骆越人的后裔,先住越南北部,后逐渐南移,直至19世纪中叶始达南端。在其南迁途中不断混入其他民族成分。越人自公元初进入封建社会,主要从事农业,少数从事工业、手工业、林业、渔业和商业。村庄多按职业和宗教信仰不同组成。过去在越人中,父母包办婚姻、指腹为婚和小夫大妻现象比较普遍。后来,这种情况逐步改变。越人的人名,男子喜用文、廷、世、辉、维、友等字,女子喜用梦、丽、瑞等字。也有用仇人的名字给子女取名的,但忌用神灵、尊长的名字给子女取名。对长辈、有地位的人,说话要用敬词。越人的音乐、舞蹈和戏剧艺术具有浓厚的民族特点。另有50多万越人分布在柬埔寨、泰国和老挝,近现代还有侨居、移居、避难欧美、澳洲、香港的。

现在的越南中北部,古为中国交阯(趾)之地。古籍中早有神农等三皇五帝南至交趾的传说。周时,有记载越裳氏重译来献。679年,中国唐朝曾于其地设“安南都护府”,故又称安南。还曾有大瞿越、大越、大虞等国号。1802年,阮朝的创建者嘉隆王阮福映请求改国号为“南越”,1803年中国清廷不许,而封他为“越南国王”,越南之名始此。1838年起又称大南。1945年成立了越南民主共和国。1976年改称今名。位于中南半岛东侧,北与中国云南、广西接壤,西和老挝、柬埔寨为邻,东邻南中国海,南濒暹罗湾。面积329556平方公里,人口5800万(1984),京族占89%以上。还有岱、傣、芒、侬、苗等60多个民族。

越人嗜烟酒,尤嗜洋烟,以英国的“555”特别受欢迎。越南人民待客之道,除茶、咖啡外并以水果款待,妇女多着长裤,由于受中华文化影响颇深,一般风俗并无特殊差异。但越文在法国殖民时期改为拼音文字,故虽脱胎自中文,但越人姓名以最后一字为姓与中文相反.。

小费:每次给予小费约5,000越盾(约0.5美元),另按越南习惯,若遇用餐时间,要授予司机餐费(约10,000盾 。

电源规格:越南的电力系统为3phase,220/380伏,4线。旅馆中的电插座有110伏及220伏两种,但多为圆形插座与我国习用的扁平形不同,此外电力供应常发生中断现象。

使用越语,系属未定。越语中的汉语借词约占其词汇的一半以上。自公元1世纪开始,一直沿用汉文。13世纪出现喃字,系在汉字结构的基础上,按形声、会意、假借等方法构成的方块字。但字数不足,著书、行文仍夹用汉字。19世纪40年代拉丁化拼音文字开始定型,80年代逐步推广。

信佛教,大乘佛教自古在越人中影响较大,并在南方派生出和好教和高台教。天主教随殖民者传入后,也有一定影响。不少越人尊崇孔子,建有文庙。越南人街头上的越人妇女主要从事农业,少数从事工业、手工业、林业、渔业和商业。村庄多按不同职业和宗教信仰组成。忌用神灵、尊长的名字取名。对长辈、有地位的人,说话要用敬词。

越人喜好在身上纹身,其图腾为龙。深知水性,并有楚人向越人习舟的故事。

古代时,越南的京族人穿各种套头的衣服和长裙。到了中世纪,平民穿褐色布衣,官吏穿蓝葛衣。到了15世纪后,富者通常穿锦罗沙葛,参加祭祖和宴会时穿红袍,吏役穿褐色或黑色布衣,官吏们穿青色衣,平民百姓穿储色粗布衣。法国人进入越南后,平民的衣着开始有了较大变化,妇女穿结纽上衣和裤子。进入现代,越南城市的男子多穿西装,妇女穿花色窄袖长袍。越南妇女的长袍可以说是越南女子的国服,上身束腰,突出身段,使女子显得婀娜多姿,下摆舒展,开衩至腰际,活动方便。特别讲究的是,越南妇女穿长袍时,还穿一条黑色或白色的宽腿拖地长裤。越南妇女喜戴项链、手镯、戒指,多留披肩长发,或用发夹束于脑后。

越南人也和其他东方人一样,注重孝道。在每一个家庭,子女孝敬祖父母和父母是不可缺少的意识。对死去的先人,越南人崇拜甚笃,因而对祖先的崇拜信仰十分重视,世代承袭,形成规模。人们认为,亲人虽然死去,但他的灵魂仍然存在,对后人还起着保护和督促作用,主宰人们的一切活动,人间许多灾害祸福,都要依靠先灵庇佑与解脱。越南人每家每户都设有神台、神位,是敬奉祖先的祭坛,是敬奉祖先神的圣地,任何人不可触犯,也不能有任何污秽。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顽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说君兮君不知。

《越人歌》是中国文学史上最早的明确歌颂同性恋情的诗歌,它和楚国的其他民间诗歌一起成为《楚辞》的艺术源头。《越人歌》有记载的出处,是汉刘向《说苑》,卷十一,善说篇,第十三段。故事讲的是楚国襄成君册封受爵那天,身着华服伫立河边。楚大夫庄辛经过,见了他心中欢喜,于是上前行礼,想要握他的手。襄成君忿其越礼之举,不予理睬。于是庄辛洗了手,给襄成君讲述了楚国鄂君的故事:鄂君子皙是楚王的弟弟,坐船出游,有爱慕他的越人船夫抱着船桨对他唱歌。歌声悠扬缠绵,委婉动听,打动了鄂君,当即让人翻译成楚语,这便有了《越人歌》之词。鄂君明白歌意后,非但没有生气,还走过去拥抱船夫,给他盖上绣花被,愿与之同床共寝。庄辛进而问襄成君:鄂君身份高贵仍可以与越人船夫交欢尽意,我为何不可以握你的手呢?襄成君当真答应了他的请求,将手递给了他。《越人歌》清楚表达了越人对鄂君的感戴,说明楚越人民的亲密关系。这首诗在民族历史、民族语言及文学史的研究中,具有一定价值。

关于《越人歌》,有两种说法:

其一:《越人歌》相传是中国第一首译诗。鄂君子皙泛舟河中,打桨的越女爱慕他,用越语唱了一首歌,鄂君请人用楚语译出,就是这一首美丽的情诗。有人说鄂君在听懂了这首歌,明白了越女的心之后,就微笑着把她带回去了。(席慕蓉诗《在黑暗的河流上》)

其二:这是一首中国古代使用壮侗语族语言民族的古老民歌。公元前528年,楚国令尹鄂君子皙举行舟游盛会,百官缙绅,冠盖如云。在盛会上,越人歌手对鄂君拥楫而歌。一位懂得楚语的越人给子皙翻译道:“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子皙被这真诚的歌声所感动,按照楚人的礼节,双手扶了扶越人的双肩,又庄重地把一幅绣满美丽花纹的绸缎被面披在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