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国医妃》作家肥妈向善所著的一部古代言情小说。

中文名

最牛国医妃

作者

肥妈向善

类型

古代言情小说

小说类型

其他类型

发布状态

连载中

斗文,宠文,甜文,爽文,一对一。

“在方子里加几十钱大黄,不下毒照样能治死人。要怨,只能怨她自己。谁让她娘敢与我争呢?”这是史上最恶毒的后娘。

首席中西医结合专家,穿过来竟成了古代的灰姑娘版,变成了尚书府的病痨鬼,谁娶谁倒霉的二小姐李敏。

亲娘死,爹不疼,奄奄一息在床上要咽下一口气时,见有人拿了碗大黄来诓她是补药。

也不瞧瞧她是谁。

敢说这是补药?灌死你!

什么?

“医”不死她的家里人想推她出去冲喜。

人家说最倒霉的新娘无非是嫁个残废的或是个傻子,她李敏被推出去嫁了个“死人”。

“姐姐,我与璃王情投意合,没了璃王我活不了,请姐姐成全我和璃王吧!”史上最纯洁的继妹说。

李敏冷笑一声,之前怎么不见你们说这话,丧报一到,一个是比一个比谁跑的快。

想着嫁过去当个寡妇也不错,一个人乐得清闲,种种药养养花,更不需与今下女子们一样三妻四妾,这种福利还不是一般妇女能拥有的。

在众人取笑她为史上第一倒霉新娘时,

她“死去的”老公加官进爵,威风凛凛地回来了......[1]

【1】想医死她?(大黄)

【2】恶毒的继母?(乌梅)

【3】徐氏药堂(人参)

【4】未婚夫?

【5】李家人

【6】还是那个病痨鬼?

【7】咎由自取

【8】璃王驾到

【9】倒泼脏水

【10】看够了!

【11】玉断情了

【12】麦冬

【13】药帮

【14】白芨

【15】陌生人?

【16】初见的惊艳

【17】剥一层皮

【18】盘算

【19】贱人就是爱装

【20】说是绝配(小柴胡汤)

【21】贵人?

【22】第一次见面

【23】喜欢

【24】贵妇

【25】神医的把戏

【26】初次出手

【27】宫里说让进宫

【28】面圣

【29】遭遇

【30】十日

【31】砸了神医的招牌

【32】第二次见面

【33】寒毒

【34】所谓托法

【35】非娶不可

【36】当然不能自贱

【37】装神弄鬼谁不会

【38】李大夫收的诊金一点都不贵

【39】赖在她这儿了

【40】圣旨到了

【41】她父亲这个正人君子

【42】不拿白不拿

【43】气死了

【44】百花宴请帖

【45】鬼缠身的怪病

【46】帝王绿

【47】百花宴

【48】皇亲国戚

【49】婆婆与小叔

【50】李莹的算盘

【51】赶出府邸

【52】让你装死!

【53】神医驾到

【54】假神医真神医

【55】二姑娘转运谁都要了

【56】怪病要靠怪方治

【57】自取其辱

【1】想医死她?(大黄)

“二小姐,该吃药了。”

剧烈的头痛,像是要在脑袋里炸开个洞,李敏转悠中睁开了眼睛。

头顶上,丝瓜络样的棉麻粗线勾织成的东西像是蚊帐。脚尾的朱红檀木屏风,图案虽朴,简单的几朵花儿却是栩栩如生。屋里头,条案上摆放一尊青花瓷,八仙桌,几把交背的椅子。窗是纸糊的......

纸糊的窗?古代?

自己前一刻带队下乡支援基层医疗,满载六个人的面包车在山路拐弯处突然失速冲出了栏杆。生死瞬间,因惯力从车窗甩出去的身体直落千丈重重跌落在一支树枝上,结果,没来得及等到有人来救,她是先死了吗?

灵魂没死,可是,好像离死的境地也差不多了。

眼下她这幅身体,周身无力,胸口有一下没一下地起伏,气道虚弱,出来的气都是断的。可能正因为如此,之前的灵魂,再也受不了病体的折腾,先跑了。

李敏出生于中医世家,自小随祖父学习中医,家里睡觉的屋子都摆满了草药。从小与中药为伍的特殊环境,让李敏光闻个药的味儿,都能准确断定这是什么药,产地出自哪里。

呛鼻的药味一进入李敏的鼻子里,李敏立马皱了眉。

是大黄。

大黄性情苦燥,那种味儿煮成的药汤,李敏死也不会认错的。谁让当年她跟的博士生导师,帮人家中药厂研发的药丸叫做大黄苏打片,顾名思义,里头的第一味药是大黄。

研究大黄不知道多少年了,李敏没想到自己居然有害怕大黄的一天。

大黄是被古代人叫做将军的一味药,由于让人拉肚子被许多老百姓诟病,但是,在中国古代名医中,对大黄的褒明显多于贬。例如明朝名医张景岳将大黄列为了四大最重要的中药之一,认为大黄驱邪的功效无人能比。

中医学了用了这么久,李敏给病人开的药中,大黄经常用,用的多了,熟能生巧,李敏甚至在药方里开了大黄,病人服了也不觉得有大黄的存在,就是说,病人吃了她开的药中哪怕有大黄都不会拉肚子。

可如今,她光闻到大黄这股味儿,身体不禁要打起抖来。

没错,大黄是多好的药都好,可是用它的前提必须是人的身体正处于被邪攻占的时候,因为大黄本身就是一味攻下药驱邪药,作用是驱邪用的。而今她这身体,哪来的邪?

鼻孔出来的气都断断续续的,说明这身体是弱到快不行了,是个大夫都知道,这样的身体要救命应该是扶正而不是驱邪。如果此时再来一幅攻下药,不是救她一命,是妄图夺去她体内剩余的精气,是杀人夺命!

什么庸医开的药?

李敏眯了眯眼。

端着药碗走近到她床前的婆子,年约四五十,圆圆胖胖的脸,左下角有颗黑痣,很是显眼。此人是尚书府李家里的一等仆妇,叫张嬷嬷。

“二小姐,这碗药是夫人请永芝堂的王大夫给你开的,里头包含了许多名贵补药。二小姐只要喝了它,马上精神了。”

不是庸医?知道给她开补药?问题是这碗药里头有补药吗?

李敏望到药碗里的汤色是浓到黄橙橙的一片,恐怕里头,大黄的克数是普通剂量的十倍。

“什么补药?”

张嬷嬷笑晏晏答道:“二小姐,夫人给你下了血本,有太子参,枸杞子——”

李敏在她报到第二味药时,实在忍不住嘴角微弯,挂起一丝寒笑。太子参是补气药没错,可枸杞子是补血药。她现在这副身体哪儿失血了?要补,也是补气补阳。

俨然,这碗药里,不仅是药全然不对,那个开药的大夫,八成也是敷衍了事乱开了一个方子。造成这个端药来的婆子连谎言都撒不圆。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不管是开药的大夫,或是这个端药的婆子,都是在履行一个使命:让她死。

什么人在背后要她死?考虑初来乍到,情况不清不楚。李敏审视的目光从张嬷嬷的身上挪到了屋里另两个人。

学中医的,望闻问切,四诊首要是望,李敏对人的察言观色可谓是细微入至,有身为大夫的一套本色。只见这屋里,除了像主人一样自居滔滔不绝的张嬷嬷以外,其余那两个人,都是一声不吭的。

立在门口处的二十出头男子,穿的一身小厮的衣服,皮肤晒的黎黑,五官倒也长得略微清秀,紧闭的嘴唇却是像是闭紧的一把锁,口齿抿成条直线,掰也掰不开。

李敏从他细微的眉头挑动以及望向张嬷嬷的眼神,都可以看出此人对张嬷嬷抱有不满。是张嬷嬷的对头,那就是她李敏的人了。

悠转一圈屋内的视线,落回到床尾的一个丫头。

藕色衣裙,头上梳着双环髻,年纪要有十六七了,愁眉苦脸的表情,一样不像是站在张嬷嬷阵营的。

此人叫念夏,与那男小厮的张德胜一样,都是自小跟随李敏服侍李敏的人,算是李敏的亲信。

见这两个人想说话又不能说的模样,李敏只要稍微一想,知道他们是由于主子没有出声,身份恐怕比张嬷嬷低,所以不能说话。

俗话说的好,跟的主子是怎样的,狗也能变成怎样。

可见,这两人是跟了自己主子受苦了。而这个主子不是他人,正是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她。

李敏庆幸,两个人在这当头上没有背弃她落井下石助纣为虐,心中当即有了主意。

不是想让她吃大黄死吗?

好!

“你们两人过来。”李敏吐出仅存的那口气。

突然听见李敏的声音,丫头念夏和男子似乎不太相信,抬起头时两双眼睛吃惊地刷到李敏脸上。

李敏病容憔悴,但一双眼睛是乌亮有力。

两个人不自觉移动了脚步,紧随李敏的命令走到了张嬷嬷的两侧。

“念夏?王德胜?”当左右两只手被人架住,张嬷嬷目里划过了一丝惊慌,紧跟嘴口大张破口大骂,“你们两个贱奴,不快给我放手!”

真有意思。自己是奴才叫别人奴才。

仗势欺人的狗是比主人更嚣张忘了什么叫收敛。

李敏沉下脸:“跪下!”

两个字不紧不慢,掷地有声,让张嬷嬷和念夏王德胜霎时愣了。接着,没等张嬷嬷缓过神来,王德胜机灵地在张嬷嬷的膝盖后方狠狠扫了一腿。张嬷嬷猝不及防双膝碰地,张口刚要骂:“王德胜,你敢?!”

“他怎么不敢了?张嬷嬷,王德胜是我的人还是你的人了?还是,你张嬷嬷眼里根本没有我这个主子了?”

“二,二小姐?”张嬷嬷张口结舌,像是第一次认识她李敏。

李府的二小姐,亲母死的早,出生时体质孱弱,从小到大,在府里都是委曲求全,虽端着个小姐的身份,地位却和府里那些扫地的丫头差不多。个个都可以欺负到李敏头上。

店大欺客,奴大欺主。在哪个社会,都是弱肉强食,谁强大谁说了算。

见眼前的李敏忽然换了个样,竟是有些主子模样来,张嬷嬷一下抓不到头绪,却没有忘记灵机一动,先撤再去搬救兵,说:“二小姐,奴才哪敢以下犯上。奴才只是遵循夫人的命令来给二小姐送药。二小姐这药若是不想喝,只可惜了里头值钱的药材,奴才回头回禀夫人便是。二小姐犯不着与老奴生这个气。”

送了碗药要“医”死她,不成把药端回去处理了再来说她病重咎由自取,她李敏会这么傻任人摆布?

冷笑一声,对王德胜说:“掰开她嘴巴。”

王德胜吃惊只是一下。果然不负她所望,这个男人是个彻头彻尾忠心耿耿的机器人。王德胜二话不说,右手掰开张嬷嬷的嘴巴,左手抓住张嬷嬷的头发。

“哎,哎!”张嬷嬷惊慌时大叫,“二小姐,老奴做了什么得罪二小姐了?”

李敏趁机接过张嬷嬷手里端的药碗,碗口从张嬷嬷掰开的嘴巴里塞了进去:“不是说是补药吗?本姑娘赐你喝了!”

碗口压住张嬷嬷的舌头,药液一股脑儿顺食道进入了张嬷嬷的胃里肠里。不会儿,碗底见空,是连里头的药渣都倒到干干净净,一点都没有“浪费”。

见药进了自己肚子,张嬷嬷脸色白得像纸张,手指头抠自己嘴巴想吐出药液。半天干呕了一阵却无济于事。

李敏冷冷又笑了一声:“本姑娘和夫人赐你的补药,张嬷嬷你吐出来是要嫌弃夫人的心血吗?”

张嬷嬷哭死的心思都有了:“奴才哪敢。只是这药是夫人赐二小姐喝的,由奴才喝了,夫人若追究起来——”话没说完,张嬷嬷的脸更白了,双手抱起了肚子:“哎呦,哎呦,老奴的肚子,哎呦,二小姐——”

不需李敏吩咐,王德胜打开门,一脚踹到张嬷嬷的屁股上。张嬷嬷滚出门外,爬起来后急着一路跑向茅房。半路几声炮仗似的屁响,引得庭内阵阵惊呼。

片刻之后,跟出去探风的念夏捏住鼻子回来,向李敏福了福身说:“二小姐,人软在茅房里,气都没了。”

说完这话,她和王德胜暗暗吃惊。若不是李敏精明一眼瞧出矛头不对,这碗药,既然能让身强力壮的张嬷嬷脱去半条命,若给本来身体虚弱到只剩层皮的李敏喝了的话,李敏恐怕是要一命呜呼了。

“奴才该死!”王德胜跪下,一拳头砸到自己胸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