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毒妃》是一部由真爱未凉所写的言情小说,由潇湘书院签约首发。属于穿越版言情小说,写作已完成,完成字数为2402796字累计阅读是8028033,收藏会员为14995。作者笔名是真爱未凉,等级为银牌作者,共有作品三部。

中文名

侯门毒妃

作者

真爱未凉

小说类型

言情小说

发布状态

已完结

签约网站

潇湘书院

写作进度

已完成

完成字数

2402796

累计阅读

8028033

收藏会员

14995

授权状态

a级签约

侯门傻妃

书名:侯门傻妃

作者:莫零零

作品性质:公众作品

作品类别:穿越

完成日期:2012-3-9

写作进度:连载中

夫妻五年,她为他付出所有,他却在她难产之时,和她的嫡姐洞房花烛![1]一尸两命,含恨而终,真相浮现,原来她竟在谎言中生活了八年!她发誓,若有来生,她定让这些负她害她的人血债血偿! “安宁愿终身不嫁,也不愿嫁璃王为妃!”金銮殿上,她当众拒婚,震惊四座,所有人都傻了眼!重生回到六年前,同样的事情,她已不是原来的她!侯门深宅,后母狠毒,姐妹伪善。刁难,暗杀,陷害接踵而至,她一一化解!明枪,暗箭,毒计扑面而来,她毫无畏惧!这一世,她愿做恶女,亲手将他们一个个送上绝路!

安宁:本书女主角,前世被安茹嫣与璃王迫害致死,而后转世轮回到其生前时光,并恢复记忆。然后展开了一系列的复仇活动,激动人心。

苍翟:男主之一,出身为两国皇室,儿时命运坎坷多磨,后来一心复仇,非常喜欢女主。同样该男主,也是本屌丝最喜欢的角色。

苏秦:苍翟好基友,东秦国最年轻的宰相。

南宫天裔:女主安宁幼时的好哥哥,非常喜欢安宁,安宁转世前,命运悲惨,对安宁的爱至死不渝。

昀若:一个奇葩,是个神人,喜欢睡在女主屋子中的房梁上。

以上都是本书中的正派角色,反派们大家慢慢去书中寻找,算是为作者尽点绵薄之力。

第一章 背叛真相

第六章 暗地算计

第七章 苏琴公子

第八章 欠他人情

第九章 将军归期

第十四章 提起婚事

第十五章 宸王苍翟

第十六章 躺着中枪

第十七章 巧妙回击

第二十二章 侯门暗涌

第二十三章 秋后算账

第二十四章 以退为进

第二十五章 云家大少

第三十章 大打出手,四夫人小产

第三十一章 幸灾乐祸通风报信

第三十二章 侯府女人各有手段

第三十三章 两房相争安宁得利

第三十八章 舞阳公主当众挑衅

第三十九章 疯狂女纸自寻羞辱

第四十章 挑衅她的悲催下场

第四十一章 公然行刺打入天牢

第四十六章 做贼心虚不怀好意

第四十七章 母女二人悲催落水

第四十八章 趁机夺权内斗升级

第四十九章 踏入她设计的陷阱

第五十四章 出乎意料认做义女

第五十五章 杨木欢疯狂生杀意

第五十六章 家法伺候惨不忍睹

第五十七章 不许叫他宸王殿下

第六十二章 临死托孤不忘算计

第六十三章 昔日姐妹互相残害

第六十四章 发誓要让历史改写

第六十五章 四国盛会各方齐聚

七十一章 让反击来得更猛烈些吧!

七十二章 璃王向安宁表白遭苍翟羞辱

七十三章 爆出真相终于撕破脸皮

七十四章 赤裸裸的挑衅,前世的账一起算!

七十九章 大肆追求选宸王or选璃王

八十章 落荒而逃昔日情人相逢

八十一章 大打出手“冒牌安宁”风波

八十二章 风云再起把柄被抓遭填井

八十七章 赌约升级大放光彩震惊四座(精)

八十八章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八十九章 阴差阳错惨失清白

九十章 防不胜防被害小产

九十五章 设下陷阱催他提亲

九十六章 下战帖,送狗男女入洞房

九十七章 新婚之夜被休成弃妇

九十八章 报复升级母女都休想逃

一百零三章 因爱生恨杀机四伏

一百零四章 歹心不死不可饶恕!

一百零五章 惨烈下场,三夫人回侯府

一百零六章 好个下马威!借刀杀人

110章 痛苦代价五夫人惨死

112章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113章 彪悍女子,老娘替你教训他!

114章 最大赢家!许她皇后之位

119章 诛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120章 卖女求荣,激怒安宁

121章 大夫人的下场,被贬为奴

122章 一纸休书,撞见惊天秘密!

127章 满门抄斩还云家清白!

128章 亲手报得大仇,赐封为王

129章 精妙布局将计就计(精)

130章 葬身火海死无全shi

135章 一见钟情vs毫不留情!

136章 震惊四座:不愿嫁璃王为妃!

137章 恼羞成怒,当众爆安宁秘密!

138章 自食苦果,残忍给他教训!

143章 苍翟的激狂,安宁的疯狂!

144章 安宁盛怒:太监制造者!

145章 报仇!生不如死的残忍折磨

146章 揭开面纱,震惊的发现!

151章 北燕遇故人,两次下马威!

152章 知道**后的疯狂与崩溃!

153章 挑衅?安宁来者不惧!

154章 两个女人的比试,震撼人心!

159章 上门找茬?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160章 激烈对峙,被刺激得**!

161章 无人道的惩罚,凤家的鸿门宴

162章 坏他计划,不怀好意兴师问罪!

167章 霸气外露,当众打得他满地找牙!

168章 再遭刺激,凤家人的狠心歹毒!

169章 三堂会审,各方刁难齐上!

170章 扮猪吃虎,揭开当年过往**!

175章 野心勃勃,敢威胁她?

176章 昭阳祭日,趁机勾引被贬为奴!

177章 安宁威武,用毒让他心服口服!

178章 女人挑衅,凤府盛宴大肆争权!

183章 悲愤寻死,亲手推她入火坑!

184章 新婚地狱,凤倾城的罪有应得!

185章 撕破脸皮,宁可错杀也不放过!

186章 谁迷惑了谁,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191章 真心表白,狠心下毒手灭门!

192章 疯狂嗜血,掌控她的生死!

193章 肆意羞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194章 大仇得报,凤倾城之死!

199章 血溅当场,刺杀皇上用命祭奠!

200章 震惊消息,以牙还牙死不瞑目!

201章 怒意激发,各怀心思迁怒安宁!

202章 噩梦,识破秘密狼狈为jian!

207章 当众用刑,生不如死意外有喜!

208章 蛇蝎心肠,太后中毒成功嫁祸!

209章 残忍报复,出其不意置于死地!

210章 凄惨下场,真情表白天降喜事!

215章 形势逆转,精妙反击惨死下场!

216章 揭穿秘密,剜肉之痛沉重打击!

217章 惨不忍睹,让他付出代价!

218章 众叛亲离,彻底疯狂一个不留!

223章 当场赐死,全部陪葬血的诅咒!

224章 死不瞑目,疯狂吐出当年真相!

225章 震惊!北燕皇帝之死!(必看)

226章 惊人选择,拥立新皇赤裸威胁!

231章 揭开来历,疯狂报复编织谎言!

232章 激发恨意,丧心病狂不择手段!

233章 以血起誓,暗中算计终于出手!

234章 撞破私情,自食恶果一出好戏!

239章 疯狂对峙,詹楚楚的下场!

240章 借刀杀人,惨死当场她要生了!

241章 儿子被抢,昔日故人重逢大团圆!

242章 狂怒羞辱,齐聚盛宴好戏登场!

247章 故意勾引,野心暴露密谋造反!

248章 姐妹对峙,惨遭折磨狠生杀意!

249章 忍痛割爱,自寻死路精妙设计!

250章 一出好戏,发现她的真实身份!

254章 帝后决裂,肆意折磨惨不忍睹!

255章 死于非命,兴师问罪瞒天过海!

256章 当众索吻,成亲之日兑现承诺!

257章 惨遭毁容,刻意勾引爱上他了!

261章 大结局(上)2

261章 大结局(上)3

261章 大结局(上)4

261章 大结局(上)5

261章 大结局(上)10

261章 大结局(上)11

262章 大结局(下)完1

262章 大结局(下)完2

262章 大结局(下)完7

262章 大结局(下)完8

262章 大结局(下)完9

262章 大结局(下)完10

262章 大结局(下)完11

263章 生米成熟饭

264章 夫妻之实

265章 成亲(昀若番外完)

265章成亲(昀若番外完)

昭阳殿内,苍翟刚下了早朝便如往常一样,回到了昭阳殿,一进大殿,便见得安宁坐在贵妃椅上喝着茶,苍翟心中一暖,有什么比一下朝便见到心爱的女子更加让他觉得幸福的呢?

大步上前,苍翟丝毫没有去注意房中其他的人的存在,“宁儿,朕今日带你出宫走走,好些时日没出去,怕是要将你闷坏了。”

一旁被忽视了的小余儿禁不住翻了个白眼,父皇的眼里,从来就只有母后一人,今日出宫走走?她还有大事要和父皇母后商量,可不能让父皇将母后带了出去,想到昨夜的旖旎,脸上立即浮现出一抹可疑的嫣红。

抬眼看了一眼身旁站着的男子,脸更加热烫了起来,如今她和昀若,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了啊!正要开口向父皇母后宣布此事,却有一个声音先她一步开口。

“父皇,今日你可不能带母后出宫了。”四儿靠近安宁,她知道,只有靠近母后,才能让她那个疼母后入骨的父皇正视她的存在,果然,见父皇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四儿继续开口,“父皇难道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父皇三日之前,可是下了旨,向世人宣布,要在今日替皇姐选驸马,还要替昀若叔叔选妻子的,您和母后若是走了,那么多王公贵族的千金公子,可不就要白跑一趟了?”

苍翟好看的眉峰拢了拢,目光这才扫视了大殿一周,见到自己的两个女儿和昀若,这才开口,“你们也在啊。”

四儿和小余儿嘴角抽了抽,早就习惯了她们父皇的“目中无人”,可是,每一次被忽视得彻底,心中终究是有些小小的不平衡,不过,此刻小余儿可没有精力去理会这点儿不平衡,狠狠的瞪了方才那个罪魁祸首的四儿一眼,瞧见她脸上一贯温雅可人的笑容,拳头下意识的握紧,这丫头,又要动什么幺蛾子了?

昨夜,四儿虽然是帮了她,可是,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总是感觉,这丫头葫芦里卖的药不简单。

此刻,她又提起选驸马的事情,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是啊,朕倒是将这事给忘了,亏得四儿提醒,宁儿,那咱们就改日再出去,早早给小余儿和昀若选好了夫婿贤妻,也好了却了咱们的一桩心事。”苍翟朗声开口,在小余儿瞪视四儿的时候,他已经从小余儿和昀若之间看出了些微的不寻常,他们之间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吧,问他为何这般笃定,原因无他,他可没有忽视小余儿脖子上那清晰可见的印痕,那是什么,他是再清楚不过的。

这个昀若,终于是将他的宝贝女儿给吃了么?真是太不像话了!

心中虽然如是想着,可脸上却禁不住浮出一丝笑意,或许,该说昀若终于是被他的宝贝女儿给吃了,这小余儿,终于是开窍了!

“这是自然,今日一早,胭脂就来了禀报了宴会的进度,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还说,各家千金和公子,都是百里挑一的好人才,就等着咱们女儿和昀若去选自己合意的了。”安宁缓缓开口,放下了手中茶杯,一双精明的眸子,内敛而含蓄,安宁的精明,不在苍翟之下,苍翟能够看清楚的事情,安宁自然也不会犯迷糊,看来,皇宫中又要办喜事了,安宁心中想着,怕是又要劳烦胭脂操劳了,希望铜爵可不要抗议啊,不行的话,再将碧珠也召进宫,加上雪儿三人,应该能够将这喜事办得盛大了吧!

胭脂在十多年前和铜爵成亲之后,如今已经育有一儿一女,铜爵依旧是苍翟的贴身侍卫,而成亲后的胭脂,则卸下了极乐殿主事的位置,但也没有单纯的相夫教子,而是做了后宫的女官,协助安宁打理宫中的大小事情。

碧珠获封了“一品夫人”之后,依旧掌管着安宁曾经的产业,如今已经扩大了好多倍,这些年,碧珠也已然成为北燕国最大的皇商,商业版图遍布全国各地,甚至延伸到了海国,就算是西陵女皇,东秦新任皇帝见了碧珠,都要给几分薄面,人人赞其是商界女枭雄,可只有碧珠知道,她的一切都是安宁给的!而她之所以这般强势的在商界扩张,所求的并非是她自己的财富,而是为了守住安宁对她的信任!

夫婿飞翩,则是依旧做着妻子的保镖,寸步不离,用他说的话,他是要防着那些跟碧珠谈生意的男人,未免那些人对他美丽的妻子心存觊觎,他自然是要跟着了。

而雪儿,这么多年来,依旧在安宁的身边伺候着,安宁无数次的替她物色夫婿,可都被雪儿婉言拒绝,对雪儿来说,在安宁身边伺候,能够圆了她报恩的心愿,她就已经满足了。

“既然这样,那咱们就一起去宴会吧,莫让那些千金公子久等了。”苍翟呵呵的笑着,伸手拉着安宁的手,揽着安宁的腰身,正欲走,有人可就急了。

“皇上,皇后娘娘……”

“父皇,母后……”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苍翟可安宁皆是皱了皱眉,不约而同的看向开口的两人,却只见昀若赫然跪在了地上,苍翟精明的眸子闪过一抹幽深,“昀若,你这是干什么?朕早就说过,你救了宁儿的命,亦是我们夫妻的大恩人,在朕和宁儿面前,无论何时,你都无须下跪。”

“皇上,昀若必须跪,昀若恳请皇上将小余儿嫁给昀若!”昀若恳切的开口,声音异常的坚定,经过了昨晚,他已经没有了逃避的可能,甚至庆幸有昨晚的事情,让他没有了逃避的借口。

此话一出,大殿之上一片安静,随侍的宫女太监皆是不可思议的张大着嘴,昀若公子娶大公主?他们……可是不同辈儿啊!虽然有传闻大公主喜欢昀若公子,可真的成亲……这如何使得?

苍翟,安宁甚至是四儿则是眼睛一亮,但很快的敛去,昀若,果然是一个有担当的!

不过……苍翟浓眉微蹙,沉声道,“昀若,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昀若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昀若拉着小余儿的手,对上她的视线,“昀若今生,非小余儿不娶,还望皇上,皇后娘娘成全!”

小余儿怔住,这几乎是她听过的最动听的话了,非她不娶?呵呵,她开心得想跳起来了!不过,有人可看不得她太过高兴。“昀若叔叔不会是因为责任而娶皇姐的吧?如果是这样的话,父皇母后可要三思啊!”开口的不是别人,正是那温婉可人的四姑娘,说话之时,人已经走到了小余儿的身旁,亲昵的挽着小余儿的手臂,一张美丽的小脸,隐隐露出担忧的神色。

小余儿一眼瞪去,这丫头,唯恐天下不乱么?

谁说她是皇家的小天使来着?她比起自己,**的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父皇母后怎的将这丫头生得这般腹黑?关键是,她甚至想不出她在这里一边推波助澜一边搞破坏的缘由,如果她不是自己的妹妹,她铁定忍不下一刀杀了她的冲动。

“皇姐,看来昨晚,昀若叔叔,对你很是粗鲁啊!也真是的,脖子上的这个吻痕怎么不遮住呢?你猜,父皇母后可看见了?”四儿目光扫过小余儿脖子上的某处,压低了声音,在小余儿的耳边用只有二人听得见的声音低声说道,啧啧啧,还真是激烈呢!

话落,四儿果然成功的看到她最亲爱的皇姐拳头握得更紧了,牙齿咬得咯吱响,不出她所料的,朝着她吼道,“四儿,你找死!”

小余儿意识到四儿说了什么,果断的不能忍了。“呀!”四儿惊呼一声,立即闪身到了安宁的身后,在关键时候,母后的身后是最安全的,就算是父皇的身后都不及母后身后安全啊!

“小余儿,她是你妹妹,休得吓到她了。”安宁皱眉,不是不知这四儿捉弄她姐的心思,只是,小余儿都要为人妻了,也该收敛些了,目光落在小余儿脖子上的吻痕上,眸光微敛,暗自思索。

妹妹?她真是“太幸运”了,有这么个妹妹!她倒是怀疑,什么能够吓到她这个温婉可人,如小白兔一般的妹妹,以她看,她怕是扮猪吃老虎吧!

此刻,她突然很能体会老二和老三的心情了,被吃得死死的的滋味儿,真的不好受!可偏偏这四儿就这么“阴险”!

见到四儿在娘亲背后不着痕迹的做了个鬼脸,小余儿心里更是郁结。

“昀若,四儿说的不错,如果是因为责任……”安宁骤然开口,目光从小余儿的脖子上,转移到了昀若的脸上,她知道女儿的心思,也希望他们能够成亲,不过,倘若昀若真的是因为责任而娶小余儿,那么,她也是不会赞成这门婚事的。

只是,安宁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人急急地打断。

“不,不是因为责任!”昀若以往眼中一贯的平静在此刻被打破了。

“哦?不是因为责任?那是因为什么?”苍翟好看的眉峰挑了挑,眼里的兴致颇为浓郁。

“因为……”昀若白皙的脸上浮出一抹红晕。

在场的几人皆是看着昀若,等待着他的答案,这更是让昀若不自在极了,因为什么?自然是因为,他对小余儿动了心,用了情,即便是顶着“长辈”的身份,他依然触碰了禁忌,几百年来,他一直都不喜表达自己的感情,此刻让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宣布他对小余儿的心动,似乎有点儿……

昀若犹豫着,可是,在场的几人都不是好好对付的主,可容不得他犹豫,小余儿更是一脸紧张的渴求,还没等苍翟和安宁说些什么,安宁背后的某人,悠悠的声音再次传来,“昀若叔叔支支吾吾,是说不出原因吗?看来,还是因为责任才要娶皇姐的呀。”

清雅的声音,似叹息,听起来畅然悦耳,可是那语气,却是掩饰不住的咄咄逼人,这话让几人都各自变了脸色,苍翟的脸色黑了下去,不过昀若却更是慌乱了起来,急忙道,“不,不是因为责任,喜欢,我喜欢小余儿!”

昀若也顾不得许多了,他喜欢小余儿,甚至是爱上了这个小丫头,甚至连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缠着的身影早已经进驻了他的心房都不知道。

奇怪的,说出了自己的心思,昀若脸上的尴尬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浓重的坚定,没有理会正震惊得一塌糊涂的某个想要将他当场扑倒的女人,对上了苍翟和安宁的双眼,再次开口道,“是的,我喜欢小余儿,请原谅我身为长辈,却做出这样的事情,但是,我不后悔,这辈子,昀若非小余儿不娶。”

得到这个答案,无论是苍翟还是安宁,心中都是满意的,没有人怀疑昀若言语的真假,因为,他们是谁?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说谎,便是昀若这个活了几百年的人,也是不可能的啊!

“那今日宴会……胭脂为了这次的宴会忙上忙下,如今,人都到齐了,都是些王公贵族的千金公子,这怕是……”苍翟抚了抚额,有些不怀好意的道,虽然希望二人走到一起,可是,身为父亲,看到女儿即将嫁人,心里总是有那么些小奇怪小别扭。

“谁敢……”小余儿冷哼一声,那些人休想成为她嫁给昀若的阻碍,只是她还没说完,便被昀若打断。

昀若拉了拉小余儿的手,“昀若会亲自向胭脂夫人和今日到场的宾客致歉,所有的责难,昀若一人承担。”

果然是个有担当的!苍翟和安宁满意的点头。

“恭喜皇姐,贺喜皇姐,心愿终于达成了呢!”四儿禁不住开口,缓步走到小余儿的身旁,在她的耳边轻声道,“皇姐,你可要感谢我,我可是最大的功臣。”

是她四儿替她谋划,出了生米煮成熟饭的主意,不然,皇姐哪会这么快的得逞?不过……想到什么,四儿眸光转动着,她倒是真想知道,那密卷上的记载,是否是正确的呢!

“你这丫头,在打什么主意?”正在四儿思索之际,耳旁传来小余儿同样低低的声音。

四儿回神,嘴角一扬,却是没有说什么,不过,那眼中隐隐闪烁着的光芒却是让聪明的小余儿明白了这个丫头的心思。

禁不住在心中低咒,靠,想看好戏?还是看她的好戏!她就知道,父皇母后这四个子女当中,就是这个温柔可人的四姑娘隐藏得最深。

突然,脑中一道灵光闪过,小余儿眼睛一亮,看好戏是吗?她怎能让她得逞?

敏锐的四儿也是察觉到皇姐的异样,眉心微蹙,心中暗道,皇姐又要干什么?方才那模样,分明是她要整人的先兆啊。

不过四儿却不担心,从几岁开始,皇姐就已经整不到她了,她自是有办法,让皇姐碰壁吃瘪。

但是这一次,四儿显然是太过自信了。

“父皇,母后,既然今日来了不少王公贵族的公子,何不借此机会,让妹妹择良婿而嫁,妹妹已经及笄了,如果能够和女儿一起成亲,那便是最好不过了。”

四儿脸上的笑容渐渐龟裂,小余儿看在眼里,心里畅快之极,哼,跟她斗,丫头终究是还嫩了点儿,得意归得意,她的话可还没有说完,扫了一眼苍翟和安宁的神色,见他们若有所思的模样,心中更是一喜,继续道,“即便是选不出合意的人选,也可以让十二多结交些朋友,女儿将要嫁人,剩四儿一个公主,难免孤单,父皇母后,你们觉得如何?”

四儿咬了咬唇,见自己的父皇母后真的在蹙眉沉思,心中大叫不好,现下也顾不得去责难皇姐的陷害,脱身才是王道啊。

“父皇,母后,儿臣觉得有些不舒服,先行告退。”四儿福了福身,便欲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笑话!嫁人?她才及笄好不好?哪能这么早嫁人?况且,要让她到那种场合被那些个王孙公子评头论足,她才不干呢!

这个皇姐,当真是遂了母后的性子,有仇必报,哼,不过,她也是母后的女儿,今日皇姐的“陷害”,她可记在心里了。

“呀?真的吗?妹妹,那我送你回宫殿。”小余儿满脸的担心,话落,似乎是防备四儿溜了一般,快速住她的手,紧紧的握住,不过,在外人看来,状似扶着四儿的模样。

“不,不用了,皇姐还是多陪陪姐夫吧!”四儿不自然的道,刻意加重“姐夫”二字的语气,她可是知道,皇姐一直都希望她和二哥三哥叫昀若姐夫的,这一声姐夫应该能够讨好了皇姐吧!

姐夫?小余儿嘴角一扬,心中更是畅快,这两个字,听起来还真是动听啊,不过……四儿这丫头在打什么主意,她可不会看不出,现在才来讨好她吗?对不起,晚了!

“这怎么行?你是我的妹妹,嫡亲的妹妹,在皇姐的心里,你的身体自然是排在第一位的,其他的,都得靠后啊!”小余儿笑得**,想逃?没门儿,今日,她押都要将四儿押到宴会上去!

二人就这样你推我拉的出了大殿,昀若还站在大殿中,似在等待苍翟和安宁更加明确的答复。

“小余儿的脾性你也是知道的,这丫头以后你就要多担待了,半月之后,你们便成亲吧!”苍翟朗声开口,示意昀若起身,从今之后,他们的关系要发生大的转变了。

昀若大喜,谢恩起身,随即请旨出了大殿,朝着宴会的方向而去,他了解小余儿的性子,四儿是回不了寝宫的。

昭阳殿偌大的大殿中,只剩下苍翟和安宁夫妻二人,苍翟习惯性的握着安宁的手,心情轻松极了,心爱的女人在身边,儿女在侧,他这辈子竟是这般幸运。

“这两丫头,脾性还真是相似。”苍翟摇头笑道,外人都说大公主和小公主二人是天差地别的两人,可是,在他看来,四儿怕是比的姐姐还精着呢。

“小余儿的提议倒也不错,早些替四儿物色夫婿人选,也好考察考察对方的人品,只是,不知道这丫头又喜欢怎样的男子?谁又能压得住她呢?”安宁在对自己的两个女儿的认知上,和苍翟不谋而合,小余儿自小以欺负两个弟弟为乐,但是,却从来不曾真正的伤害过他们,相反的,他们该是最关心对方的,方才她不是没见到两个女儿在那边低声咬耳朵的行为,四儿怕是做了什么事情,触怒了小余儿了吧,呵呵,这姐妹二人互相的斗法,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倒是觉得,这样热热闹闹的,更能够加深她们姐妹的感情,生活倒也多不少的乐趣。

“这就要看谁有本事,能得咱们的小公主的青睐了。”苍翟倒是不担心女儿的姻缘,“走,四儿怕是被她姐给押到宴会上去了,等会儿还要宣布小余儿和昀若的婚事,咱们可不能迟到太久。”

苍翟和安宁相视一笑,相携走出了昭阳殿,宴会上,苍翟当众宣布小余儿和昀若的婚事,不出所料的,几乎是所有的人都大为吃惊,二人可是差了辈分啊,这……那些特意准备竞争大公主驸马的公子,以及争夺昀若公子之妻的小姐们,心中有无数的不满,可是,在大公主那凌厉的目光扫视了一周之后,谁的不满也不得不吞进了肚子里。

不过,当皇上宣布,要为小公主选驸马,在场的人有活跃了起来,事实上,与其娶一个不受掌控的大公主回家,不知道如何伺候,还真的不如娶小公主这样娇滴滴的小美人儿来得划算,可是,谁又知道,那温柔可人的外表之下,究竟是怎样的本性呢!

大公主和驸马昀若的婚期定在半月之后,这十五天,胭脂,碧珠,雪儿联手操办,终于在婚期临近之前,将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了,明日便是大公主大婚的日子,整个皇宫张灯结彩,一片喜庆。

自小余儿和昀若有了夫妻之实之后,二人更是如胶似漆的黏在一起,直到两天前,因着成亲前三日,新郎新娘不得见面的习俗,小余儿虽然百般不情愿,但在昀若千哄万哄之下,终于答应暂时不见面。

不过,一分开,昀若却是发现,自己似乎真的中了小余儿的毒,明明是才分别不久,就已经思念起她来了,就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竟然会趁着夜晚,到小余儿的寝宫,偷偷的看着她。

过了明日便好了,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拥有她了。

小余儿的寝宫内,以往这个时候,小余儿已然睡下,不过,明日便是成亲的日子,此刻的小余儿正和安宁二人躺在榻上,兴致高昂的聊着天,这是她们母女二人的时间。

“小余儿,你昀若叔叔他……”安宁开口,有些犹豫,她是知道昀若的秘密的,可小余儿……

“娘,他不是昀若叔叔了,以后,他是您的女婿。”小余儿不干了,再三强调,这下子,她可是底气十足,一想到明日便是昀若的妻子,她竟有些期盼明日早些到来,脑中浮现出那一袭如谪仙的身影,眼里爱意四溢,“娘,你知道,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昀若的吗?”

安宁翻了个身,侧卧着看着自己的女儿,想想以前小余儿还是婴儿的时候,也这般睡在她的身旁,时间过得真快啊!

“娘,记得那日你在中了七星海棠之后,昀若叔叔将假药丸让你吃下的事情吗?”小余儿陷入了回忆中,那一幕,她是怎么也忘了的。

“记得,自然记得,昀若是我的大恩人。”安宁感激昀若为她做的一切,没有谁知道,她得知那解药是假,而真正的**竟然是昀若替她承受时的心情,说不震撼,谁信呢?

“那个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娘亲的身上,可是,那时,昀若抱着我,我清楚的察觉到他的异常,当时没说穿,是因为我知道,昀若不会害娘亲,而后来,在得知**之后……”小余儿也是震撼的,除了震撼,还有心动,这样一个男人,能够为心爱的女子,那般付出,能够被他爱上,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娘,他真的很爱你。”如果女子是别人,她定会愤愤不平,可是,那人却是她的娘亲,她也只能认了。

“小余儿……”安宁蹙眉,昀若对她的心思,她是知晓的,可是,她爱的人一直都是苍翟,对于昀若,那是朋友亲人的感情,此刻小余儿提起,莫非是介怀?如果因为这样而影响到小余儿和昀若的感情……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似乎是感受到安宁在担忧着什么,小余儿呵呵的笑道,“娘,七星海棠,会让人最先忘记最不愿意忘记的人和事,但我很庆幸他失忆忘了你,这样,对于我来说,他就是一个全新的人,属于我小余儿的昀若,娘,你欠他的恩情,让女儿替您报,这个人,让女儿来爱,他值得女儿给他一生的幸福。”

安宁心中一动,她的女儿真的长大了,满足的叹了口气,“小余儿,娘谢谢你。”

她们母女都知道,报恩不过是顺手的事情,而小余儿要嫁昀若,是因为她真的爱他,小余儿的性子,又岂会因为报恩而搭上自己的婚姻?

可是,她们母女却不知道,有一个人来了,又默默的离开了……

昀若不知道是怎么回到自己的寝宫的,他的耳边只萦绕着一句话。

“你欠他的恩情,让女儿替你报。”

他不知道她们母女两人在这句话之前谈了什么,在听了这句话之后,他也无法听进其他的言语,报恩?原来小余儿这么多年对他的爱慕,只是因为报恩!

他的心好似被一只手狠狠的揪着,生疼,他该怎么办?他真的爱上那个小家伙了呢!很爱很爱,可是,在得知她是为了报恩之后,明日的婚礼是否要继续?

昀若蹙眉,继续,依然要继续,他已经占了她的清白,必须完成这个婚礼,可……他该如何面对小余儿的报恩?

饶是精明如昀若,饶是看了百年世事,昀若也想不出答案,翌日,在万千北燕百姓的见证下,他和她成了真正的夫妻,洞房花烛夜这晚,小余儿发现,昀若异常的热情,便是半个月前那狂乱的一夜,也不及这晚奔放,他几乎膜拜了她整个身体,虽然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害羞,但小余儿爱极了热情似火的昀若。

成亲之后,二人依旧住在皇宫之中,甜蜜的新婚期,小余儿极尽所能的黏着昀若,二人几乎寸步不离,可是不知道为何,小余儿总是觉得昀若有心事,他常常默默的看着她,一脸为难。

小余儿每次想探个究竟,可是,每一次都被昀若刻意的**打断,最后演变成一场男欢女爱。

这一日,小余儿从昭阳殿请安回了寝宫,便了整个寝宫,都没有见到昀若的身影,却是只看到一封信,小余儿看了上面的内容,脸色渐渐变得苍白,身体也跟着一晃。

走了!他竟然走了!他竟然说,他喜欢游历漂泊的生活,无法强迫自己在这片小天地驻足,她的恩情已经全数报了,她不欠他的了,希望她遇见喜欢的男子再嫁!

去他娘的再嫁!他以为她这辈子还会喜欢谁?

恩情?报什么恩?她又欠他什么?

小余儿气急了,将手中的信撕得粉碎,走了吗?他昀若这辈子休想逃离她小余儿的掌心!

咬了咬牙,小余儿正欲走,却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感朝她袭来,意识消失之前,她似乎看见刚进门的四儿满是惊慌焦急的脸。

“快,快去拦住……”快去拦住昀若,他应该走得不远,她一定要追上他才行啊!

寝宫中一阵慌乱,不知道过了多久,小余儿醒来之时,睁开眼,入目便是一张张熟悉的担忧的面孔,父皇,母后,老二,老三,四儿……

“娘……昀若他,走了!”小余儿起身,扑进安宁的怀中,此刻她除了愤怒,就只有委屈,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想起这些时日他的异样,小余儿的眉心越皱越紧,“娘,我要去找他!”

他喜欢漂泊的生活吗?那好,她便陪他,反正过去这十多年,大多数时间,都是她追着他,她也早已经习惯了。

“不能,你的身子需要静养。”安宁轻声道,聪明如她,已然明白这小夫妻二人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昀若留书出走,定有原因,可是,小余儿如今是万万不能经受舟车劳顿的。

见怀中的女儿挣扎着,似乎执意要去追寻昀若,安宁忙安抚的道,“你放心,你父皇已经派了人去寻昀若了。”

“昀若的性子你们还不明白吗?便是寻到了他,他们也请不回来他的!”

“不,相信娘,他会回来的,并且是主动回来,你现在就乖乖的听娘亲的话,好好养着身子。”安宁胸有成竹的道,心中似乎已经有了盘算。

果然如安宁所说的那样,昀若回来了,在离开仅仅十天之后。

昀若走进寝宫,脚步有些慌乱,想到听闻的消息,他几乎感觉得到自己的心在颤抖,他怎么也没有料到,他的离开,会给小余儿带来如此沉重的打击。

一病不起,终日卧床,人命关天……

这些字眼如刀子一样扎着他的心。

终于进了房间,目光落在床上躺着的女子身上,昀若眉心更是无法舒展,仅仅是十日不见,她就瘦了一大圈!

坐在床沿,静静的看着女子微微苍白的脸,情不自禁的伸手触碰娇颜,怎知,女子倏然睁开了双眼,昀若身体一僵,有些愧疚的别开眼。

“你回来了。”那语气,就好似他不过出门几个时辰而已。

“你……怎的不知道照顾自己?”昀若疼惜的开口,对她,便是知道她是报恩,他的一颗心依旧是融化了。

“还不是你害的。”小余儿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夹杂着幸福与满足。

“对不起,我……”昀若有些无措的道歉,却是被小余儿强势的打断。

“你说,什么叫做让我再嫁?什么叫做恩都报了?”这是一直萦绕在小余儿心中的疑问,今日,怎么着也得问个清楚。

昀若微怔,却也不再回避,“都报了,记得你曾问我,如何才能消除多年来折磨我的痛苦,那方法只有一个,和心爱女子做夫妻之间的事情,便可以解除。”

那日他之所以没有告诉她,是因为他不确定那密卷上记载的是否是真的,他不想让她误会自己不爱她。

小余儿嘴角抽了抽,“所以,你不再会如那晚那般受折磨了?”

“嗯。”昀若点头。

“所以,我是你心爱的女子。”嘴角微微上扬。

“嗯。”昀若脸颊微红。

“那你怎能丢下我,还要我再嫁?我不许你再离开我,去他的报恩,我的心你还不明白吗?”

“我……”

“你要离开吗?”

昀若摇头。

“你该罚,我要惩罚你。”某人霸道的宣告,说是惩罚,双臂已经缠上了昀若的脖子,送上唇,肆意亲吻,没人注意到她眼底闪过的**。

心爱的妻子在怀,有如此热情主动,饶是神仙也把持不住,一时之间,干柴烈火,一发而不可收拾。

惩罚吗?这惩罚未免也太诱人了些,如果可以,他愿意一辈子受这样的惩罚……只是……

床上的二人,衣衫尽褪,就在某人终于按耐不住,要真正让二人合二为一之时,女子的声音传来,夹杂着**的娇喘,“昀若,我怀孕了,太医说……胎儿不太稳,最好禁……禁房事,所以……所以……”

原本**高涨的某人,消化着听到的话,整个人如被浇了一盆冷水。

怀孕了?怀孕了!胎儿不稳?胎儿不稳还要故意勾引他!

看着身下某个笑得开怀的女子,昀若的脸一片铁青,惩罚!这确实是赤裸裸的惩罚!他怎么忘了,这个女人一直都是个小恶魔,他从来都是不是她的对手!

看了看某个**高涨的地方,昀若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他还真是拿这女人没办法!

无奈的叹了口气,狠狠的瞪了那个笑得蜷缩在一起的女子,光裸的身子煞是迷人,昀若看了,更是吞咽了一下口水,他丝毫不怀疑,这女人就算是此刻,也还在继续惩罚她!

不,不行,他不能继续待在这里了,若是再待下去……

太医说胎儿不稳,禁房事,该死的!若是再待下去,他定会伤到她和他们的孩子!

猛地起身下床,他现在需要的是真正的冷水来浇灭身体里被小余儿再次跳起来的强烈欲火。

穿上衣裳,昀若逃似的走出了房间,留下女人开怀的笑声在房中回荡,心中想着什么,嘴角情不自禁的上扬……

想到他得到的消息,‘一病不起,卧病在床,人命关天’,他是明白了,前面的或许似真似假,不过最后那四个字却是当真贴切,呵呵,还真是人命关天哪!

她怀孕了!是他们的孩子呢!难怪苍翟……不,现在该唤父皇,安宁每次怀孕,他都那般激动,原来,看着心爱的女子怀着自己的骨肉,是一件这么幸福的事情啊!

什么报恩?定是误会了什么,即便她真的是报恩,他也离不开她了啊,离开的这十天,他无时不刻不在想着她,看来,他中的那个名叫“小余儿”的毒,怕是要在身体里蔓延一辈子了!不过,他甘之如饴!

一辈子很好,他可以计划着,在这一辈子当中,让小余儿替他生几个孩子,他会喜欢儿孙满堂的画面,仅仅是想想,他的心里就热血沸腾了起来。

脑中浮现出小余儿那俏丽的身影,昀若加快了步伐,他要尽快冲个冷水澡,再折返回去陪他们**,如是想着,昀若嘴角扬起的笑意更浓,他的幸福,早已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