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夫同堂》是网络作者一跺年华创作的穿越重生类小说,首发于起点中文网,现在连载中。

中文名

六夫同堂

作者

一跺年华

小说类型

穿越重生

发布状态

连载中

签约网站

起点中文网

穿越了,却成了猪一样的杀货,差点被人喝血吃肉,妈啊,赶紧逃吧! 傻子,过气王爷,呆跟班,和尚,太监,风流公子……哎呀,这逃生路上遇到的怎么都是些歪瓜劣枣? 什么?都要当我老公!不是吧…

第1章 穿越了

第2章 猪一样的人生

第3章 一定要逃

第4章 逃跑

第5章 白马

第6章 破庙

第7章 呆瓜

第8章 红薯

第9章 捉贼

第10章 恩人

第11章 送衣服

第12章 路引

第13章 卖马

第14章 非卖不可

第15章 英雄

第16章 去酒楼

第17章 霸王餐

第18章 倒霉

第19章 走不脱

第20章 我来救

第21章 掌柜你来

第22章 醒了

第23章 再谢

第24章 不如结义

第25章 拦不住

第26章 结拜

第27章 夜深沉

第28章 柳如风

第29章 任务

第30章 香气

第31章 失望

第32章 妖孽

第33章 赏灯

第34章 柳你个头

第35章 红颜祸水

第36章 牛皮糖

第37章 安全第一

第38章 值钱匕首

第39章 所谓身世

第40章 什么身份

第41章 干身份什么事

第42章 都是好货色

第43章 打个赌

第44章 学牌

第45章 你全家都是女人

第46章 撞了计

第47章 不如成全?

第48章 速速上路

第49章 并不讨厌

第50章 同行

第51章 投宿

第52章 试毒

第53章 献茶

第54章 选婿

第55章 替兄作媒

第56章 抢亲

第57章 法子

第58章 各人各心思

第59章 商定

第60章 和谁最好

第6 1章 夜奔

第6 2章 过河

第63章 农家

第64章 生火做饭

第65章 质问

第66章 管好嘴巴

第67章 得救  

第68章 到达南京

第69章 费用全包

第70章 少女与男童

第71章 天香楼

第72章 听曲儿

第73章 请公子成全

第74章 脸皮厚

第75章 质问

第76章 变态

第77章 偷窥

第78章 有古怪

第79章 请公子成全

第80章 我是断袖

第81章 果然是男子

第82章 不是滋味

第83章 展谓的遗憾

第84章 谁稀罕问呢?

第85章 教说话

第86章 偷听

第87章 欲言又止

第88章 捉弄柳如风

第89章 “吸血鬼”追来

第90章 爱上丹弟了

第91章 表白

第92章 落水

第93章 嫁给我吧?

第94章 阻止主子

第95章 观念不合

第96章 怎么办?

第97章 道歉

第98章 柳如风的主意

第99章 恶梦

第100章 原来如此

第101章 去茶园

第102章 红腰带

第103章 背后指使人

第104章 想起来了

第105章 被亲的感觉不错

第106章 多订个房

第107章 站了一夜

第108章 了尘大师

第109章 不爱喝别喝

第110章 花非花

第111章 又见那目光

第112章 破门而入

第113章 主母

第114章 朱复身份

第115章 搭顺风车

第116章 没那么伟大

第117章 大师去哪里?

第11 8章 大哭

第11 9章 女菩萨就是机缘

第120章 五十两

第121章 什么妖法?

第122章 徐徐进行

第123章 晕船

第124章 治治?

第125章 救人

第126章 留他不得

第127章 换房间

第128章 回去了?

第129章 为什么?

第130章 绝世功夫

第131章 真能做到?

第132章 不能学

第133章 病了  

第134章 灵魂出窍

第135章 天儿真好!

第1章 到达京城

第2章 谁绑的

第3章 告状?

第4章 吵架

第5章 果然不怀好意

第6章 不能叫主母

第7章 天葵至

第8章 照顾

第9章 典房

第10章 主子和主母

第11章 讨打

第12章 全是亲戚

第13章 吟诗

第14章 逼问

第15章 等待“接见”

第16章 见展谓父亲

第17章 一团和气

第18章 煮的!

第19章 扫雪

第20章 大双小双

第21章 记得那事儿

第22章 醉归

第23章 可恶的狗

第24章 急/色

第25章 忍了

第26章 信谁?

第27章 牵手

第28章 交易

第29章 继续

第30章 回

第31章 讨好

第32章 拜师

第33章 不能去

第34章 探视

第35章 跟我做夫妻

第36章 恩公快走

第37章 他乡遇故知

第38章 小人告辞

第39章 分析原因

第40章 决定进宫

第41章 对不起

第42章 不能去

第43章 夺酒

第44章 比你喝得多

第45章 完了完了

第46章 寻死觅活

第47章 就这样?

第48章 混乱

第49章 功力大增

第50章 回安庆

第51章 展雄来访

第52章 别坏了事

第53章 我杀了你

第54章 不能杀她

第55章 无大碍

第56章 真相

第57章 饶了她

第58章 走狼来虎

第59章 放了他

第60章 被抓

第61章 毁了

第62章 宫里来人

第63章 公公明鉴

第64章 失魂丹

第65章 双赢

第66章 巧舌如簧

第67章 游说王公公

第68章 见贵妃

第69章 苦情戏

第70章 答应

第71章 朱哥哥?

第72章 相见

第73章 你懂我?

第74章 拉勾

第75章 锁好门

第76章 怕死

第77章 聊天

第78章 心乱

第79章 病了

第80章 不见

第81章 逼迫

第82章 一了百了

第83章 好死不如赖活

第84章 条件

第85章 要死一起

第86章 洞房

第87章 他也爱你

第88章 怀孕了

第89章 我不走

第90章 纪姝来

第91章 勾心斗角

第92章 几个相公?

第93章 要不要做小?

第94章 对不起你

第95章 查刺客

第96章 半夜折腾

第97章 吴皇后

第98章 反常

第99章 暂别

第100章 相信你

第101章 又见汪正

第102章 老相识

第103章 你得尊重我

第104章 肚兜事件

第105章 理由

第106章 搬家

第107章 疑心

第108章 蠢女人

第109章 是敌是友?

第110章 邪恶了

第111章 小别胜新婚

第112章 打招呼

第113章 劝说

第114章 是男是女?

第115章 叫声小哥哥

第116章 救人计划

第117章 赠肚兜

第118章 可否摸一摸?

第119章 有你好处

第120章 闹腾

第121章 天大秘密

第122章 相谈正欢

第123章 听力极佳

第124章 带信

第125章 三条路

第126章 又见匕首

第127章 条件

第128章 半夜来

第129章 紧张什么?

第130章 风平浪静

第131章 待产

第132章 龌龊事

第133章 生产

第134章 逃跑

第135章 逃出

第136章 入狼窝

第137章 金三郞

第138章 压寨二夫人

第139章 好算计

第140章 少主

第141章 不急

第142章 匕首呢?

第143章 请辞

第144章 走

第145章 误会

第146章 勉强让他娶你

第147章 多了个老公

第148章 交杯酒

第149章 大白馒头

第150章 计划下山

第151章 催着下山

第152章 来者何人

第153章 放火

第154章 关系

第155章 骗子

第156章 匕首玄机

第157章 玄1铁刃

第158章 1放了他

第1959章 送下山

第160章 呆呆瓜受伤

第1第61章 痴心

第162章 绝情与2无情

第16留3章 留下来陪我

第164章 娘娘子

第1615章 赶紧走

第166章 还有办章法

第16 7章 资格

第168章 需嫁六第夫

第169章 第争论

第170章 真的 都愿意?

第171章 愿不 愿嫁?

第172章想 想通

第173章 大结敏局之冯敏篇

第174章 大结局之局展谓篇

第175章 大结第局之柳如风篇

第176章大结局之朱章复篇

第177章 大结局之汪正第篇

第178章 大结局之了尘第篇

第179章 大结局之终篇 [1]

第1章 穿越了

江南的夏天特别热闹。

绿柳浓荫,蝉鸣成韵,柳下货?挑夫,卖杂货的,卖胭脂水粉的,磨剪子菜刀的,卖黄瓜的,一拨一拨地赶过,洪亮而多韵的叫卖声让浓荫里的闹蝉自叹不如,噤声等他们过去后才敢开口。

那巷口转角处,房前屋后,大道边,大大小小的荷塘随处可见。

塘里荷叶田田,碧绿一片,那白的,粉的,红的荷花开得满塘都是,跟斗花魁似的,惹得狂风浪蝶停驻留连。

那酒楼小巷,庭院树下,喝酒听小曲儿的,纳凉说闲话的,也都扎堆儿地坐在一起高兴,也不嫌这夏天热。

却说在那鄱阳湖畔的一处庄院,却显得静寂悄声,偌大一个庄院,却仿佛没人住似的,听不到什么人声,连那树上的蝉儿也似乎只是偷偷地偶尔鸣两声。

庄院北边的一座高高的阁楼,更是寂静,几只凤蝶在阁楼下一丛开得红艳艳的石榴花枝中翩翩起舞了半天,也没人来打扰。

不过若是有人走上阁楼,便会发现一间似乎是女子的闺房外,正躺坐着两个佩刀的大汉,不过此刻他们正安静地靠坐着柱子,嘴角流着?嗨??犊斓卮蜃坯??巫胖芄??先思摇?p>  也不知他们睡了多久,眼看日头西斜,阁楼下面左面的葫芦门里走进一个身穿青袍,仙风道骨的年轻男子来。

只见他脚下雀跃,刚一踏进这阁楼小院来,便满脸期待地抬头看了一眼那高高的阁楼,仿佛那阁楼里正坐着他早已渴慕着相会的情人一般。

“噔噔噔~~”那男人迅速地踏着木梯上楼,连脚步声也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楼上正打瞌睡的其中一位大汉,被这脚步声惊醒,慌得爬将起来,刚站正身形,便见他家少爷踏上阁楼来,他当然是来不及叫醒他同伴了。

于是只好眼睁睁见着少爷走到那睡着的大汉身边,停住脚步,看着地上正咂着嘴做美梦的同伴,少爷的眼里闪过凌厉。

站着的大汉不由暗暗替同伴求那西天如来佛主,希望少爷能手下留情。

昨晚王四非拉他两个打了一宿的牌,还好他比较警醒,在少爷上来之前醒过来了,可张三就没那么幸运了。

只见少爷提起脚来,飞脚便向张三的胸口踢去,嘴里骂道:“你这贱阿三,昨晚定是又鬼混去了!”

那张三一脚被踢醒,犹在梦里,抚着疼痛的胸口犹自恍忽。

那少爷气得在他屁股上又重重踢了一脚,恨恨骂道:“不知警告你多回,你有本事夜里玩,白天就不要给老子打瞌睡,既然你那么喜欢睡,就滚回家去睡过够吧!”

张三这才明白过来,忙爬将起来不住瞌头,嘴里讨饶道:“少爷,小人再也不也睡了,你别赶我走,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

“得,得,得,别跟老子哭穷,快滚!”那少爷生气道:“不然你这个月的工钱也休想拿!”

那壮汉一听,不敢再??铝耍?坏锰究谄??戳送?橐谎郏?铛茏畔侣トチ恕?p>  那少爷不再看他,“哼”了一声,掏出一把钥匙来,打开门走进房里去了。

里面果然是一间闺房,嫦娥升空屏风图,菱花铜镜香木梳,碧玉簪子胭脂盒,芙蓉帐,鸳鸯被,床前端正摆放着一双金缕绣花鞋。

男子一入房里,背手匆匆掩上房门,转过那道嫦娥升空屏风,便朝雕花木床走去。

到了床边,他却又并不着急,伸出手去掀起半边芙蓉帐来,拢在帐钩上,这才挨着床沿坐了下来。

床上安静躺着的是一位肤如凝脂,发如墨,具有出尘般仙女容貌的姑娘。

那男子深深地凝视着她,伸手手指去轻轻抚摸着姑娘的脸,喃喃说道:“终于剩最后三天了……你让我等得好辛苦……三天后咱们就可以阴阳交合,然后……”

说到此处,那男子裂开嘴开心地笑了起来,看那女子的眼神竟好比那饿狼遇着那肥羊儿一般。

他兀自笑了一会儿,突然站了起来,起身出了房门,小心地又锁好,冲门前站得笔直的赵六喝道:“今天我可是便宜那张三了,你以后给我小心看紧了,若你也被我发觉偷懒儿,哼!定要你尝尝本小爷的手段!”

“是,少爷!”赵六高声答应着,然后又有些为难说道:“不过……走了一个张三……这……小的一个人怕是为难……小人怎么着也得上个茅房吧?”

“你先守着,我马上派人将王四找来顶张三班!”少爷说完便匆匆下楼去了。

“是!”赵六大声地答应着,目送着少爷下了楼,出了院子,他才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骂道:“小心个球!一个死人一样的小姑娘,有什么好守的?就他紧张!”说完,他又躺靠着一根柱子,闭目养起神来。

而在那闺房里,赵六口中“死人”一般的小姑娘却从床上“骨碌”坐了起来,紧张地拍着自己的胸脯,轻声叫道:“好险,好险,刚才差点儿就忍不住坐起来了!”

她惊魂未定地侧耳听了听门外,这才脸上放松下来,然后光着一双玉足下床来,蹑手蹑脚走到紧闭的纸窗边,??过一只黑白分明的眼睛向外望了望。

然后她便高兴地悄声走回来,仍旧坐在雕花木床上,只不过那一双玉足不规矩地一晃一晃,托着腮,偏着头,一脸严肃地想着问题。

这男人到底是“她”什么人呢?“她”又是谁?叫什么名字,什么身份?为什么“她”要被人守着?那男人……不会是“她”的老公吧?

想到这里,姑娘突然站了起来,皱着眉头轻声说道:“悲摧个人滴,我宁小丹不会一穿过来就是个残花败柳了吧?”

但很快,她又摇头坐下来,说道:“不会,不会,那男人说还有三天就阴阳交合……那定是还没有行过房了!只是行房怎么还得挑日子呢?莫非三天后他们就要成亲?可是……怎么感觉这种解释说不过去啊!”

又想了一阵,似乎仍不是要领,宁小丹摇头道:“不成不成,我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醒过来了,我得多探听点儿消息才能醒过来!好好儿的这门口派人守着,就是有问题!”

这样想着,她乐呵呵地又躺回床上去,看着精美的芙蓉帐顶叹道:“这种想躺就躺,想睡就睡的日子真好啊!哪象穿越前的高三复习,佝偻个背天天昏天黑地做题,做题,做到深夜眼皮都打架了,妈妈还不准睡觉!”

提起妈妈,宁小丹想起穿越前的生活来。

她,叫宁小丹,高三毕业,与单亲妈妈生活十几年,妈妈很能干,有吃有穿,日子还算幸福。

美中不足的是妈妈太能干了,太要强了,所以逼着宁小丹也要能干,要强,特别是在高三毕业的日子,妈妈非让她考北京的大学,因此几乎就拿着鞭子逼着她冲刺。

当然,除了鞭子,还有泪水,每当宁小丹想偷懒时,她妈妈就哭花了一张脸,对她说:“你那死老爸当年就是嫌我窝囊,所以在你还两岁的时候就跟一个富婆走了,咱们娘俩一定要争口气,让他后悔他当年的选择!丹丹啊,妈妈做到了,妈妈成了公司的总经理,现在就剩你了,你一定要考到北京的学校,他在北京,到时气死他!”

每当这个时候,宁小丹就只有收起玩的心思,继续奋战,她的父亲,让一个女人前半辈子爱他,后半辈子恨他,毁了人家女人一生。

她流着他的血,就当替他还债吧,虽然她很鄙夷自己流着的那一半血。

可是,她的债还是没有还清,在拿着通知书,背着行囊独自一人去北京的大学报到那天,飞机出事了,于是她就这么穿过来了。

叹了一口气,宁小丹想,她妈妈肯定会伤心的,因为她公司那天正好有事,她没有送她,她一定会后悔吧?

还有,她不在了,妈妈少了一个气爸爸的法码,她会更伤心吧?

可怜的女人!一辈子都为那个负心的男人活着!